南师名人

李瑞清--近代师范教育的开拓者

2013-07-26南师名人9303 [    ]  [打印]

  李瑞清(1867~1920)  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美术家、书法家。字仲麟,号梅庵、梅痴、清道人。江西抚州府人。1893年乡试中举人,1894年成为进士,入选翰林庶吉士;1905年以候补道分发江苏,为三署江宁提学使(主管全省教育)并兼两江师范学堂监督(即校长);1911年10月,武昌起义后各地响应,战乱中他主持学堂,坚持上课。同年接受总督张人骏的委命任江苏布政使,积极筹粮筹款维持学堂;1912年清帝逊位,他辞去学堂职务,迁居上海以书画维持生计。

 

    李瑞清主持两江期间,悉心兴学育才,以“视教育若性质、学校若家庭、学生若子弟”为信条,“嚼得菜根、做得大事”为校训,从加强师学师德人手,广罗中外教育人才。他曾亲赴日本考察,延聘著名教师十余人来校任教。他是我国近代推行科学和艺术教育的开拓者,1908年在两江师范学堂率先开放优级本科,增设了劳动教育和理化等技能学科,建立了理化实验室和农场等学生实习基地。李瑞清是我国高校美术系科的创始人,近代书学宗师,他工篆隶,擅丹青,并以篆作画,以画作篆,熔书画于一炉,书学理论造诣尤深。1904年 他在两江师范学堂首创手工图画科,设置画室,并亲自讲授国画课,为我国培养了第一代美术师资,其中有著名书画家张大干、胡小石、吕凤子等。李瑞清重视并鼓 励学生自觉、自立和自强的意识,除课堂学习外,还积极创造条件,开辟课外生产实践教育的途径,通过课外实践来激发学生的智力,培养学生的想像力和创造力; 他要求教师德学兼备,具有热心、耐心和较强的事业心等素质;要求学堂管理者威慈皆备,通晓教育原理和章程;他自己则身体力行,率先示范,倡导和培育了“俭 朴、勤奋、诚笃”的两江校风。

    李瑞清著有《围城记》遗稿,1939年经其门人整理,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清道人遗卷》(分文、诗、题跋和书论四卷),集中地反映了他的教育思想和办学业绩。

 

 

近代师范教育的开拓者

 

 

痴憨的身世

 

    李瑞清,字仲麟,号梅庵,江西抚州府临川县人,1867年(清同治六年)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其父李必昌教子极严,从小给他灌输封建忠君思想。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以后,李瑞清遁居上海,自号清道人。因居所称为玉梅花庵,故又自号玉梅花庵主,或玉梅花庵道人。

    入塾启蒙后的李瑞清,偏嗜秦汉古文,还偷偷地注《说文》和《公羊何氏注》。他跟着伯祖父学书法,钻研六书,考览鼎彝,博习兼资,尤好大篆,为他以后开创以籀法入碑的书艺打下了良好基础。

    旧时代的读书人以功名为正途,李瑞清虽不乐于此道,却也不得不遵父母之命去应试。1891年(光绪十七年),援以武陵籍入试,中副榜第一,引起轩然大波,有人攻讦他冒籍应考,抢占名额。李瑞清不以为然地说:“是区区何足争议!”遂弃去不顾,难怪别人视他为憨。

    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恩科,李瑞清乡试中举人。1902年,入京会试,中为贡士。因不善院体书,以留殿试,勤加练习。当时同在京城的有湖南衡阳人曾熙,亲密如弟兄,每天早晨起来,都督促李瑞清习大篆。瑞清兴之所至,随意挥洒,则朝颜(真卿)而暮褚(遂良),东欧(阳询)而右虞(世南),或为武梁祠画,或为浓墨泼大篆。仆人小冯对他说:“主人盍为百衲体,以大篆书臣闻臣对,而以汉魏六朝唐宋各家体书其余,当得状元。”虽为笑谈,正可见其各体擅长。

    时光倏忽,第二年殿试期快要到了,父亲又从云南来信查问,李瑞清才收敛故态,专取钱南园(澧)的 书法认认真真地练习起来,整天颜色惨淡,面无生气,得其形似,更追摹神韵,如饿鹰饥犬,狼藉满纸,榜眼夏午诒称之为螃蟹书。当时正值常熟翁同龢主考,私喜 钱南园书法,还提倡汉学,李瑞清的策中多公羊家言,又能螃蟹其书,最投胃口,于是拔置二甲前,朝考一等,选翰林院庶吉士。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闽浙总督魏光焘代为赀以候补道员,分发江苏试用,任江宁提学使。

 

教育若性命

 

    远自东吴以来,江宁(今南京)就是江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清末两江总督署设于此。李瑞清来到这里,正值戊戌变法失败,但废书院、兴学堂、罢私塾、设师范的改革浪潮,正迅猛地冲击着旧的封建教育制度。

    两年前,前任总督刘坤一、张之洞,利用江苏、安徽、江西三省的财力,在鸡笼山下创立三江师范学堂。此时,学校学生正在为学堂之名称和经费摊派等发生省界纠 纷,两江总督周馥便改三江为两江师范学堂,并命李瑞清前往劝谕开导,后李瑞清又被委充两江师范监督,开始了他成为我国早期著名师范教育家的历程。

    李瑞清办教育,宗旨有三:视教育若性命,学校若家庭学生若子弟。他全身心地投入,始终不渝,毕生实践自己的宗旨。

    中国的近代教育是从模仿日本开始的。为了办好教育,李瑞清亲赴日本考察,聘请该国饱学之士到校任教,以提高师资水准。又团结同仁,群谋策划,从长远考虑,大 兴土木,广建校舍;改革学制,增设科目,添置设备,使学堂蒸蒸日上。不到两年,学校面貌大变。学堂设有一年速成科、二年速成科、三年本科和四年高等师范本 科。李瑞清针对东南地区亟需课任师资的实际,在学堂增设选科、补习科,还附设中小学校,在校学生总人数由原先的300人激增至l200多人。学堂整肃严谨,弦诵不绝,真正成为东南一大学府。

    南通张謇以兴学著称于世(曾为三江师范学堂校董),听说两江师范花用经费较多,心中有些不悦,便实地考察了一番,目睹李瑞清实心任事,举措得当,学生成绩优异,不由得心服口服,为李瑞清的成功而高兴。

    学校教育的首要之举,在于教师的教。李瑞清择贤任能,加强师资力量,以提高教学水平。他从东洋请来教习,主要传授西方科技和自然科学知识。而修身、文史、地 算、体操等各科,皆由中国教习担任。这部分教习,大都是举、贡、增、廪出身,虽不乏睿智之士,也有不少冬烘人物。当时舆地科(地理)的 教师便是滥竽之辈,学生反应强烈,请求调换。李瑞清多方寻觅,经江苏提学使樊恭煦的介绍,获悉嘉定姚明辉专治地理,除家学渊源外,更富现代知识,于是专程 前往嘉定礼聘。到校后,又亲备筵席为姚接风,竭尽礼遇之仪。姚明辉甚为感动,表示愿尽己长以报知遇之恩。课堂上,姚师也不负众望,讲得头头是道,对答如 流,学生心悦诚服。对于李瑞清敦聘良师的苦心,师生都钦佩不已。

    李瑞清认为师范教育的对象是为人之师者,关系到“风化所由”,因此,为人师者应不只是言教,还应重身教。在这方面,他自己就是榜样。刘传经在《李瑞清传》中 赞誉他说:“先生气宇宏深,于人兼容并包,凡事周咨博访,故人乐尽其诚,而事无有不举。”身为一校之长,李瑞清经常亲临课堂,坐在学生中间,认真听讲,并 作笔记,既检查了教学质量,也沟通了师生关系。即使是后来他任官提学使,兼顾校职时,也都是每天到校,与学生晤对,殷殷慰诲。有一次,适逢大雨,李瑞清和 学生一道冒雨离开课堂,工友要为他撑伞遮雨,被他拒绝了,这种和学生同甘共苦的行动,一直在学生中传颂着。他自奉节俭,淡泊明志,常年穿着仿裘粗葛,怡然 盎然,甚至在大庭广众应制军召之时,也不改变,从而在全校养成一种求实淳朴的学风。

    李瑞清见远虑深,提出了匡时而振俗的主张,重视生产劳动教育。他将传统的博物科改称为农博科,规定学生必须兼习农科。学校特地购置农田百余亩,耕牛数十头, 供学生实地实验之用。他重视艺术教育,改变部颁分科只有数理、文史的学制,首创国画手工科,实地设置了画室及工场,以利学生进行实际操作,提高技能。他亲 自主授国画课,为我国造就了第一代美术师资。鼓励学生自觉、自立、自强,在学好课堂知识的基础上,自动地参加课外练习,增多劳动生产实践的经验,促使德、 慧、术、智全面发展。

    把教育和生产劳动联结的设想和实践,是大胆的超前的远见卓识。10多年后,人民教育家陶行知重新提出这一论题,由此足见李瑞清是真正的以启山林的拓荒者。

    两江师范在李瑞清的悉心主持下,成绩卓著,名震东南,学生成绩为江南各高校之冠,培养出了许多著名的学者和专家,如动物学家秉志,教育学家廖世承,国学大师胡小石,艺术教育家吕凤子等,都是这一时期的学生。1909年,李瑞清还创办了短期的南京留美预备学堂,输送了一批青年学生去美国深造,聘请时任中国公学英文教员王云五为该学堂教务长。中国现当代著名人物胡适曾为该校学生。

 

学生若子弟

 

    1911年(宣统三年)6月,李瑞清入京出席全国教育会议。返宁后,武昌起义成功,全国震动。9月,江苏独立。苏浙沪军政府推举徐绍桢为江浙联军总司令,派兵围攻江宁,不少达官贵人见大势已去,弃职遁逃。李瑞清坚守不去,照常敲钟上课。

    一天,两江总督张人骏和提督张勋在北极阁议事。忽然,空中传来了悠扬的钟声,忙派人去查问,才知李监督未去,不由大喜说:“是城可寄命任重者。”邀来李瑞清,授予藩司,以补闻风潜逃之樊增祥缺。

    李瑞清受命于危城之中,首先想到的是解民困,振士气。最火急的是粮食缺乏,人心浮动。于是,拨巨款立即购米30万石,从间道运至。设平粜局赈济难民,人心始稍定。同时他又不忘师范诸生,决定停课,出资遣返乡里,以避兵燹。

    联军攻城日急,南京光复在即。清朝统治者疯狂地镇压人民,提督张勋下令:“剪辫者杀无赦!”是时,学生中剪辫者较多,闻讯后纷纷外逃,然而城门紧闭,必须持提督符令,方能出城,只得折转城内到处藏匿,终日惶惶不安。李瑞清不满于枉杀无辜,却又无能为力。恰值张人骏力保李瑞清权摄布政使,李瑞清拟欲不就,有人劝说:“先生何不权从之以救诸生 ”遂到职。辫帅张勋为江西奉新人,与李瑞清有同乡之谊。李瑞清便借此联络,通融情事,设法取得符令,约集剪辫学生,昼夜遣送,保全性命。

    有一次,行车途中,突见一队辫子军扭打一青年,得知为陆军学校学生,因剪辫子事从潜藏处被抓获,李瑞清立即下车,斥退悍卒,将学生载入自己车中,说回衙门去法办,然后潜送出城。

    在围城中,李瑞清利用职务之便,保全学校,维护学生,救人无数,连隐伏城内的革命党人也互相传告:“江宁即下,勿伤李公。”

    历史的发展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江浙联军从下关和中山门方向攻入南京城内,群情雀跃。总督张人骏见大势已去,匆忙收拾细软,率妻携子溜了。辫帅张勋乘乱 中纵兵掳掠一番,拉着残兵败将往徐州方向逃窜。李瑞清独留不去,美国和日本的领事,以及传教士纷纷邀请李瑞清到外国兵舰上暂避,他却说:“托庇外人,吾所 羞。吾义不欲去,使吾后世子孙出入此城,无愧可矣。”南京光复的那一天,李瑞清抱着忠君思想,端正衣冠,奉印坐堂上,新军念其保护过学生,便放他一走了 之。李瑞清临离去前,邀集江宁士绅,慨然说:“库之财,宁之财也,幸尚保之。”一丝不取,当面封锁藩库,交付钥匙。当时库中尚储存有数十万金。

    李瑞清重新回到两江师范,师生们奔走相告,欢迎他回来主持校政。但李瑞清决意离去,遂命人登记校产,抄录清册,移付缙绅,上书督府,请辞监督职务。临走时,他看见有些学生衣衫褴褛,生活贫苦,便卖掉自己的车马,将钱散发给贫穷的学生。随后,两袖清风,飘然而去。

 

书学之宗师

 

    李瑞清的诗、书、画均有名于时。诗作不多,见后人编《清道人遗集》第二卷,上宗汉魏,下涉陶(渊明)谢(灵运),似瘦实腴。书法各体皆备,尤好篆隶,无不恢奇谲变,苍劲入古,当世无抗手。画多小品,所作山水,疏淡冲远,得(倪)云林寒荒冷逸之趣。

    李瑞清自述其学书经过说“幼学大篆,随笔诘屈,未能婉通;长学两汉碑碣,差解平直;年二十六习今隶,博综六朝……桎梏于规矩,缚绁于氈墨。”只是临摹,得其形似,犹是死法。直到1904年(光绪甲辰),“看云黄山,观澜沧海,忽有所悟”,于是摆脱前人窠臼,俯仰信屈,神明内运,手无工拙,目无古今,以神遇而不以形遇,而某家某家之肥瘦平险,一一贡其真形,无所逃遁,所谓花子弄蛇活泼泼也。

    当时上海最著名的书法家有两位:曾农髯(熙)和李瑞清,号称南北宗。两人相交最深,亦最相倾折。曾氏特别推崇其大篆,以为(李)道人大篆目无二李(李斯、李阳冰), 自负非过。所谓篆“其伸也若蹲,其仰也若垂,其抱也若背而驰,其激发也若执圭升堂雍和而有节,其谲而变也,海怒岳严,而莫测其蕴也”。李瑞清虽然自负在大 篆,亦为知交所推许,而其真正得名实在北碑。他以篆籀之气行于北碑,穷源揽胜,开前人未有之境界,启后人无尽之法门,而成为一代宗匠。所以向燊说:“自来 研究钟鼎者,皆以之证经。独道人探笔法于钟鼎中,发凡举例,别派分门,精确不易,又以诸般笔法入六朝碑志中,遂成绝诣,为一时学大篆习北碑者所宗。”也有 人钟爱其行草,认为得黄山谷神髓。沈曾植最喜欢他的题评小字,“居然汉代木简风味,妙在似且不似、不似而似之间”。那是李瑞清晚年的作品,参以西陲木简, 更加古色古香。

    李瑞清丰颐皤腹,善谐健啖,每在沪上与朋友作“一元会”,肥炙丰膳,饮啖如吸川。兴酣耳热,醉绝之余,则引毫濡纸,唯意所适,作擘窠大字,气势磅礴,龙蛇飞舞。尤喜持螯,食量惊人,又善螃蟹书,友人戏呼为李百蟹,因亦以自号。1919年,张大干由日本返上海,以曾熙之介,拜在清道人门下学习书法。这位年青人,书画俱精,深得李瑞清的喜爱。

    窃国大贼袁世凯也素闻李瑞清大名,加上辫帅张勋极力从旁撺掇,于是也以名流征用作为幌子,派人送上纹银1 200两,邀其出山,附庸风雅,那知李瑞清不予理睬,当着使者的面,将银子摔在地上,倒不是他对袁世凯有深刻的认识,只是不齿于封建教义的贰臣行为而已。晚年,应乡人之请,李瑞清主修《临川县志》,发凡起例,躬亲任之,十分认真,为后人留下宝贵的史料。

    逝世前的李瑞清,名日隐居,家事国事常萦绕心头,每逢皓月良宵,偕同陈三立等三五友人,伫立桥畔,观流水,话兴亡,仰于欷歔,声泪俱下。“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郁悒侘傺,一寓于文字。

    1920年(民国九年)9月12日,这位享誉天下的教育家、书画家,因患中风,溘然长逝,享年54岁。

    李瑞清病逝后,挚友曾熙、弟子胡小石等襄治丧事。以道人遗爱在江宁,扶柩南京,于南郊牛首山雪梅岭罗汉泉侧落葬,旁筑玉梅花庵,植梅三百株,门人宜兴吕国铨庐墓以终。

    1915年, 原两江优级师范学堂更名为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继任校长江谦,为褒扬李瑞清这位近代师范教育开拓者的功绩,在校园西北角六朝松旁,建茅屋三问,取名梅庵,并 悬李瑞清手书校训“嚼得菜根,做得大事”八个大字。后梅庵被辟为音乐教室,我国早期的音乐教育家李叔同先生曾在此授课,造就了一批音乐人才。文化大革命 后,梅庵又经翻造,上悬国学大师柳诒徵题“梅庵”二字。该处花木清幽,风景秀丽,六朝松苍劲挺拔,纪念堂巍峨庄严,微风过处,每每引发人们绵邈悠远之长 思。

a6634012a8c737cb7122fc279c7f98-1275461124031-1154448346.jpg
江谦--我国早期师范教育的创业者刘恩久--七十只当十有七  奋发犹是好儿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