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名人

张士一--创新务实多建树 德高望重益谦谦

2013-08-01南师名人15970 [    ]  [打印]

    张士一教授,原名谔,字士一,后以字行,1886年4月6日出 生在江苏省吴江县盛泽镇。父亲张伯华是一位私塾教师。母亲陈佩兰在操持家务之余,做点针线活补贴家用。家庭经济来源主要靠父亲教书所得,时常入不敷出,靠 借债过日子。后父亲因病失业,不得不将住房押出。因此,幼年时,张士一就认为一个人必须有足够的吃饭本领,才能不依赖他人而受人欺负。15岁时离开父亲进入南洋公学,第一年靠家中借债缴纳学杂等费,以后几年靠自己在校月考奖金和课外从事翻译所得稿费缴纳费用,并还清部分债务。他原来专攻铁路工程学,但是自幼营养不良,1906年,终因患眼疾而中断学业,又因家庭经济濒于绝境,不得不提前就业。1907年,成都高等师范学堂以高薪聘请他为英文教员。就业后经济有所改善,还清了所有债务,并帮父亲赎回住房。

    后来,成都高师要求他兼授数理课程,但是课时太多,实在无法承担,遂于1908年回上海南洋公学教英文,兼任学校的英文秘节。1914年离开南洋公学,任中华书局英文编辑,编译了我国第一部英汉字典《韦氏大字典》。1915年,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在两江师范学堂的基础上成立。张士一经黄炎培介绍为该校英文教员兼英文部主任。1917年,经南高师选送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进修,获得硕士学位,后因南高师迫切需要教师,不得不放弃最高学位的学习计划,于1919年回国返校任教。此后至1952年,张士一历任东南大学教授、第四中山大学教授、中央大学教务长兼师范学院院长。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是年8月至1960年8月,张士一任南京师范学院教育系教授兼系主任;1960年9月至1969年4月,任南京师范学院外语系教授兼系主任。

    张士一教授于1969年4月2日在南京因病逝世,享年83岁。从1907年执教起,张士一先生从事教育工作60多年,擅长实用英语语音学和英语教学法的教学与研究,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英语教师。他的英语教学思想散见于他编著的书籍和论文中,对建构适合中国特点的英语教育教学体系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新 旧 两 重 天

    张士一先生早年富有抱负,慨然有志于天下,但现实却使他的政治热情日渐“冷却”。1911年 辛亥革命爆发,张士一正在南洋公学教书。上海光复,他心里十分高兴,以为革命把专制的皇帝革掉了,中国从此可以富强了,因此相信革命是个好办法。但不久看 见军阀混战,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段祺瑞窃国,中国不但没有富强,反而被弄得更糟,便又相信“革命仍未成功,吃饭仍须努力”。对政治逐渐淡漠。1915年进入南高师前9年的经历,使他对英语教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确立了人生目标:潜心教学著述,培养一批英语教师,编辑一批英语教科书,改进英语教学的理论和枝术,做个英语教学的“权威”。他甚至天真地认为一个人只要专业上尽了责,中国就可以搞好。在这种思想指导下,他埋头于英语教学,不问政事,悉心研究教学理论和方法,颇有建树。至1949年底,出版《英华会话合璧》、《英文尺牍教科书》、《英文学生会话》等英语教学专著11部,撰写《国语统一问题》、《我国中等学校英语教授之改良》、《大学教育系的课程问题》等论文25 篇,编写《初中直接法英语教科书》等教科书5册。1943年8月,当时的教育部向“在教学上著有劳绩”的优秀教师颁发一、二、三等奖,时任中大师范学院教授的张士一获得一等奖。1945年6月,他又因连续任教满30年而获教育部颁发的五万元奖金。但是政治腐败,世风日下,并未因为张士一这样抱有“专业救国”敬业思想的奋斗者而有丝毫的改变,他的心中不乏苦闷和困惑。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渡江的炮声震憾了张士一的心灵。24日晨,他在校门口看到人民解放军约法八条的布告,非常感动,觉得共产党是为大多数人着想的。6月 中旬,他应邀到北京参加了全国教育工作者代表大会筹备会议。这年冬天参加了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其间多次参加军政首长组织召开的座谈会、政治学习等, 这些活动使他茅塞顿开。他深深体会到,把个人主义的专业思想,改变为集体主义的专业思想,是把旧思想改造成新思想的第一关键。集体主义的自食其力的思想就 是趋同于社会主义的“各尽所能,按劳取酬”的思想,共产主义“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思想方向。集体主义的专业思想,是为人民利益而在个人工作岗位上贡献 个人专长的思想。更何况专业知识技能,如果没有马列主义指导正确的服务方向、工作方法、思想方法,那么一个人的知识越多,危害人民的可能性就越大。这是他 思想觉悟质的飞跃。也是他积极投身于新中国教育事业的力量源泉。

    解放后,张士一教授以饱满的精神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教育事业。1960年与斯霞等人一起获“江苏省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他还积极参加政府的工作和社会活动,如人民监察署工作及支持抗美援朝等,还积极参加省市人大、政协的各种会议,踊跃发表自己的意见,认真撰写提案和议案。

    1949午12月12日,南京市首届人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南京市第一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粟裕当选为主席,张士一等当选为副主席,参加了人民政府的工作。1950年6月2日,南京市首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举行第七次会议,推选张士一为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列席代表,张士一与到会委员们一道,在保卫和平书上签了字。在北京会议期间,受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1955年5月,江苏省人民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任命张士一为南京市监察局副局长。1958年5月13日,政协江苏省第一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举行第二十六次会议,协商决定吴贻芳、陈鹤琴、张士一等15人为省政协整风领导小组成员。1954年至1969年,张士一先后担任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省政协常委等,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和教育事业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永 保 性 情 真

    《史记》:“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后者指正直之人,张士一先生可谓名副相实。

    张士一从小禀受父亲的影响,性格刚直,不畏权势。1907年 在成都高等师范学堂执教时,校方聘请外籍教师授课,由张士一口译。一年快结束时,校方为节省聘请外籍教师的开支,同时认为成都到江苏路途遥远,川资甚巨, 遂辞去外籍教师,要求张士一独当一面,既要教数理化课程,又要编写教材,且不增加薪水。张士一据理力争未成,便毅然辞职,离开成都返回南京。

    早年在南洋公学时,校内天主教势力甚大。校方要求师生一律穿戴西洋服装,并动员教师信奉天主教。张士一与另一教师认为这是对中国人的污辱,拒绝穿戴西服,拒绝信奉天主教。两人在学期结束时拒领聘书,辞职到了中华书局。

    1917年,张士一先生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进修,亲眼目睹中国留学生遭人欺负,心里十分不平。美国人常以为他是日本人,对他较为和善。他便买了一枚中国国旗的别针别在胸前,向人表示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蒋介石任中大校长时,时常来校训导,全体教师被要求站立听他训导。张士一联合其他老教授提出抗议,以照顾老年教师为由,要求取消这种形式。顾毓秀接任蒋介石担任中大校长后,因教务长暂缺,聘请张士一教授代理。有次为毕业班学生发放毕业文凭,因到会学生不多,在主席台上就座的蒋介石大发脾气,责令学校扣发学生的毕业文凭。张士一先生很不以为然,不久便把文凭发了下去。

    张士一教授对学生犹如对待自己的子女,要求极为严格。早在20年代,有位即将毕业的学生成绩较差,张士一要求该生重读一年。该学生竟带着手枪到张士一家,要求张士一让其按期毕业,张士一坚决不答应。该生重读一年毕业工作后不久,给张士一来了一封信,信中充满了内疚,对自己的冒失行为深感惭愧,并表示:多亏先生要我重读一年,否则无法教书,势必误人子弟。

 

开 风 气 之 先

    辛亥革命以后,帝制虽然已经被推翻,社会上旧有的权威依然存在,封建迷信仍未破除,民众依旧贫  困。以五四运动为标志的学术思想界掀起了新文化运动,主张发扬民主,提倡科学精神。

    张士一处在这个时代,得风气之先,除从事英语教学外,对于体育、音乐教育、国文教育、国语统一等事业积极参加,终身不懈。他认为这些都是做人的根本。

    1920­1930年代,学校每个班学生人数多,教师课时多。重压之下,教师几乎无暇备课、进修,教学效果自然不好。张士一认为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是设法充实和培训在职教师。1937年,他撰写了《怎样解决英语教学的实际问题》,发表在《江苏教育》1937年第6期。文中提出了几方面的协作方案:首 先,在全国分区设立培养中学英语教师的学校。招收英语基础好、立志于教育的学生,并对其进行听说看写的全面考试。根据中学教学需要开设教育学、心理学、语 言学、教学法理论等课程,还要安排充分的时间搞教学见习和实习。他还建议教育部明文规定新任的英语教员必须经过正规的培训。第二,各省、市、县的教育厅、 局、科要设置英语教学指导员,深入中学巡回视察,实地指导教学。第三,各校聘任教师要完全以人才为标准,宁缺勿滥。他强调要把教学最得法的教员安排在低年 级打实基础,绝不可让能力最弱、经验最浅的教员去应付。学校还应购置足够的教学参考书籍、杂志、教具等。第四,每个教员授课前要充分预备,课后要认真检 讨。教员之间要密切配合,切磋体会,取长补短,共同提高。这些观点在今天看来,仍有着很强的针对性和借鉴意义。

    张士一教授业余爱好非常广泛,除了书法、篆刻、绘画,还会吹笛子、拉二胡,甚至还能拨弄西洋乐器。他认为,学习语音最重要的是练习自己的耳朵的辨音能力。乐器是最好的工具。

    由于早年营养不良,体质较弱。张士一先生成年后极其注重体育锻炼。冬日用冰块擦身,学习西洋体操,并练习武术、气功等。他结合自己的体会,撰写了多篇有关体育卫生的论文,如《对于体育上个人之研究》、《职务上多坐者之体育》、《运动会与体育》、《米勒氏十五分钟体操》等,对体育的研究有显著的成就。

    他多年不断从事太极拳的锻炼和研究,基本功很扎实。他练推手法也有成就,年轻人和他交手,稍一不慎,就被他推出数步之外。

    早本世纪20年 代,张士一与郭秉文、黄炎培、袁观澜、沈恩孚、陶行知等教育家,不满当时的教育制度,提出德智体三育并重的教育方针,旨在彻底扫除重文轻武的旧观念,以洗 刷“东亚病夫”的羞辱。郭、黄、袁、沈等人推荐张士一筹备江苏省体育传习所,后来江苏省教育会聘请他为传习所主任,由各县选拔教育人员一人来省学习体育理 论和体育工作方法。传习所于1915年7月20日开学,聘请美国体育学家麦克乐先生任教,为期六个月。各县人员返原地创办体育场,推动群众体育。所以,江苏省体育场设立之早,为数之多,实居全国之首。

    江苏省体育传习所结束后,江苏省教育会又请张士一每年暑假为省立学校教职人员短期讲授体育锻炼和卫生知识。据上海一位老人须维周(家帧)先生回忆,张士一演讲时,会场上座无虚席,迟到的人只好站在门外听讲。

    张士一对于我国体育事业的发展,还做出一个开拓性的战略贡献。他建议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创设体育师资科。以培养较高质量的师资。经学校同意,于1916年办体育科。并请麦克乐先生为主任。其后学校改名,但体育系一直招生,直至全国解放时。共招生36届,培养了质量较高的体育师资600多人。这些人都为我国体育事业做出了贡献。

杏 坛 拓 荒 人

    张士一教授是我国英语教学理论家和改革家,从事英语教60多年。培养的师资甚多,南京大学的范存忠、吕天石、沈同洽教授,南京师范大学的陈邦杰教授,邬展云教授,华东师范大学的吴棠教授等,都出自他的门下。

    张士一教授的教学思想极其丰富。为总结张士一教授的教学思想和方法,1986年,《中小学英语教学与研究》主编吴棠教授发起“张士一诞辰100周年”大型纪念活动。范存忠、吕叔湘、徐镳、吴棠、邬展云、李守明等教授均撰写了回忆文章,介绍了张士一教授的生平和英语教学思想及其活动。

    张士一教授一生非常关心中小学英语教育事业,对教学目的、原则以及实验等都有研究和建树。

    张士一教授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但他英语教学的理论研究,培养师资的教学实践及教学思想,对今天的外语教学仍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和研究意义。特撰写此文,以资纪念。

2.jpg
徐悲鸿--丹青巨擘 教育巨子郭秉文--革故鼎新 领袖群英--郭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