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名人

郭秉文--革故鼎新 领袖群英--郭秉文

2013-08-01南师名人11722 [    ]  [打印]

    郭秉文(1880~1969) 中国近现代教育家。字鸿声。江苏江浦人,1896年毕业于上海清心书院。1908年赴美国留学,获伍斯特大学理学士、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博士学位。1914年回国。1915年至1925年,历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校长和东南大学校长。1925年赴美国担任芝加哥大学哈里斯基金学院讲学,任中华教育促进会会长。次年发起组织华美协进社,任社长。自1923年起连续三届当选为世界教育会议副会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任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副署长。晚年创立中美文化协会,从事中美文化交流活动。著有《The Chinese system of Public Education》。

    郭秉文在就任南高师和东大校长期间,以民主与科学精神治校。其办学方针为:①通才与专才平衡。正科重通才教育,专修科重专才教育,两者互相调剂,相辅相成。 ②人文与科学平衡。③学术与事功平衡。加强文理科学术研究,促进科学进步;注重工农商科专业教育,推动经济发展。④师资与建设平衡。在大量罗致名师的同 时,不断增添设备,兴建科学馆、气象台等,逐步改善办学条件。⑤国内与国际平衡。在国内各大学多方搜罗人才,“寓师资于大学”;在国外广求智识于世界,邀 请学者杜威、罗素等来校讲学。在办学措施上,提出“严格甄审,宁缺毋滥”的指导原则,入学考试兼采心理测验。强调师范生必须出类拔萃,除应具有普通大学的 基本素养外,还必须具备教材教法的精研与器识抱负的培养。重视品德教育,注意培养学生自觉、自治的良好风尚。主张男女平等,与北大同时招收女生。提倡学术 自由,鼓励实验研究,发扬科学精神,将南高师、东大办成全国著名高等学府。

 

 

革故鼎新  领袖群英

 

 

    郭秉文(1880-1969),字鸿声,江苏江浦县人。1896年毕业于上海清心书院。1908年赴美留学,先后获乌斯特大学理学士、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和哲学博士学位。1915年任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旋任代理校长、校长。1920年筹建东南大学,1921年出任东大首任校长,悉心建业,开东大第一个鼎盛时期,为后来的中央大学及其所衍生的多所高校奠定了基础,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和教育改革家。郭秉文曾6次率团考察国外高等教育,每年必聘请国际著名学者来校讲学、讲演。自1923年至1929年,曾连续3届被公推为世界教育会副会长兼亚洲分会会长,成为20世纪20年代我国在国际教科文舞台上最活跃的人物。

 

建业南高  创立东大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建立于1915年,首任校长江谦礼聘留美博士郭秉文为教务主任,并嘱其就任前对欧美高等教育详加考察,广揽有识之士来校任教。校长江谦放手行事,大凡延揽师资、设置学科、安排教研等事项,均让郭秉文去擘划,使南高的各项建设得以有序有效地进行。

    1916年春,南高应社会发展需要首设体育专修科,最早为我国培养出多批体育专门人才;并设立工艺专修科,为以后建立工学院奠定了基础;1917年,设立了商业专修科,后在此基础上扩建的东南大学附设上海商科大学,成为我国最早的高等财经学院(今上海财经大学的前身);设立了农业专修科,即今南京农业大学的源起。在高等师范学校内提倡和重视实科教育,南高开全国风气之先,并使南高突破了“师范”的界限,初具综合大学的雏形。

    1918春,江谦因病,推荐郭秉文代理校务。继因经年未愈,主动让贤,教育部遂任命郭为校长。郭主持校政后,凭其国学史学的根底,理科的基础,教育学的专长,以及 对世界高等教育的现状及发展趋势的了解,对学校及教学作了诸多改革,曾被国外学者誉为中国第一教育改革家。现择要列举如下:为使老师关注学校全局,开展各 项建设活动,在校务委员会中设立图书、出版、基建、编制、招生、考试、经济等20余个委员会,一般均由教授任主任,体现了民主办校精神;指导学生设立学生自治会,自治会中设评议会、执行部、仲裁院三个机构,主旨是使学生会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师生关系融洽,校园里显得勃勃有生气;1919年校务会议公决采用选科制(即学分制),学校开出必修课和大量选修课,学生修满规定学分即可毕业。这样一方面可使教师充分发挥其专长,激发其开拓学科新领域的热情,一方面能增强学生的学习兴趣,拓宽知识面,提高自学能力;对自然科学,强调加宽加深基础,加强实验,研究成果要运用到实践中去;1920年 南高冲破种种阻力,率先招收女生,实行男女同校,为中国高等教育拂来一阵春风,在全国激起巨大反响:同盟会老会员、教育界老前辈、原国务总理熊希龄来校参 观后说:“男女同校,令粗犷之男生,渐次文质彬彬,令文弱之女生,渐呈阳刚之气,很有意义。”南高首创男女同校,揭开中国教育新篇章,是教育领域内的一次 革命;南高主张面向社会、服务社会,1920年夏率先开办暑期学校,连续4年为全国20余省培训了近4 000名各类教育人员和教育行政管理人员,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师资阵容之强,效果之显著,均列全国之先。南高提倡民族、民主、科学精神,培育诚朴、勤奋、求实校风,经数年奋斗,学校事业日振,学界乃有“北有北大,南有南高”之说,校誉鹊起。

    郭秉文认为,欲办好高师,必须有上乘之师资;欲获上乘之师资,须“寓师范于大学”;中、小学教师,应具有宽厚的基础,应该是双料的学士、硕士、博士;大学学科比较齐备,有利于学科的互补和师资的深造,故郭秉文主张改南高为大学。1920年4月, 在南高校务会议上,郭秉文正式提出在南高的基础上创办大学的议案,获一致通过,并一致同意该大学暂名“东南大学”,又决意自行筹建“东南大学筹备委员 会”。经郭秉文多次进京,多方活动,始在国务会议上获一致通过,并正式命名为国立东南大学,教育部任命郭秉文为东南大学筹备员,东大筹备处正式成立。

    为取得社会的赞助,筹备处决定建立校董会,董事人选经酝酿最后由教育部确定为17人。从此,开国立大学设校董会的先河。校董会集教育界权威、政界名流、金融巨头、工商巨子于一体,对日后东大的发展与建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1921年6月6日,校董会召开成立大会,通过“东南大学组织大纲”、“校董会章程”,确定是日为东大校庆日,并认为郭秉文“学习本源,自能领袖群英”,一致推举郭秉文为东南大学首任校长报国务院核定。自此,在曲折磨难中筹备、在各界名流赞助下诞生的东南大学,生机勃勃,崛起东方。

 

广延名师  俊彦云集

 

    郭秉文认为欲办好大学,首重广延名师。他留美六载,曾任全美中国留学生联合会主席,又几度出国考察高等教育,对留学生的情况比较熟悉;他重实学,不务虚名, 对留学生比较集中之处,向当局详为询问,甚至亲往听课或参观实验;他礼贤下士,竭诚相聘,为南高、东大延揽了大批学者专家。1915年中国留美学生组建科学社,宗旨是发展科学,振兴中华,后拥有会员约500人。郭秉文的杰作之一是首先将科学社社长任鸿隽和主要发起人秉志、胡刚复、竺可桢、杨杏佛等请来南高,其他成员就源源而来。1918年科学社迁回中国,改名为中国科学社,社址开始就设在南高,故而南高曾被誉为中国科学社的大本营。郭秉文延师有道,传为美谈,胡适也曾风趣地说:“要不是蔡子民先生有约在先,我也难逃郭秉文之手,我的两度同窗挚友任鸿隽,不是也被郭秉文请来了吗 ”后来东大名师荟萃,蜚声海内,出现了“孔雀东南飞”的情况,以受聘东大为荣,可谓俊彦云集,盛极一时。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堪称“中国通”,他在其所著《中国五千年》一书中对郭秉文赞誉备至:“他延揽了五十位留学生,每一位都精通他自己所教的学科。”北京大学梁和钧教授在其《记北大(东大附)》一文中写道:“东大所延教授,皆一时英秀,故校誉鹊起。……北大以文史哲著称,东大以科学名世。然东大的文史哲教授,实不亚于北大。”自南高至东大,郭秉文任期内著名学者专家云集,简列如下:

    著名数学大师熊庆来、何鲁,数学家胡明复博士,我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胡刚复博士,物理学家叶企孙博士,化学家孙洪芬教授、王琎教授、任鸿隽教授,我国地学、气象学宗师竺可桢博士,我国生物学鼻祖秉志博士,著名心理学家陆志韦博士,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博士,农学家常会宗博士,农业经济学家唐启宇博士,植物学家胡先骕博士、张景钺博士,农学家过探先教授、邹树文教授、邹秉文教授,著名经济学家马寅初博士,著名社会学家孙本文博士,经济学、社会学家杨杏佛教授,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教授,著名教育家廖世承博士、程其保博士、徐则陵教授、孟宪承教授、陈鹤琴教授,哲学家刘伯明博士、汤用彤博士,西洋文学家梅光迪教授,我国第一位女教授、西洋史学家陈衡哲。国学阵容亦甚强,柳诒徵以史学鸣,姚孟埙以经学鸣,陈中凡以子学鸣,顾实以小学鸣,蒋竹庄以佛学鸣,李审言以骈文鸣,姚仲实以古文鸣,王伯前以诗及理学鸣,吴梅以词曲鸣。

    新中国成立后,原南高、东大的教授被遴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的计有15人,他们是:周仁、陆志韦、竺可桢、秉志、叶企孙、茅以升、赵承嘏、陈焕镛、钱崇澍、戴芳澜、陈桢、胡经甫、张景钺、郑万钧、秦仁昌。春雨润芳草,名师出高徒,青蓝相继,菁英辈出,造就了一大批人才,毕业生中佼佼者于新中国成立后被遴选为学部委员的有15人, 他们是:物理学家、教育家吴有训,农学家金善宝,棉花专家冯泽芳,生物学家伍献文,动物学家王家楫,昆虫学家杨惟义,植物学家张肇骞,物理学家严济慈,化 学家柳大纲、吴学周、王葆仁、恽子强,高能物理学家赵忠尧、何增禄,物理学家施汝为。在全国有影响的知名学者还有: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数学家周鸿经、化 学化工专家张江树、顾敬心,地学家胡焕镛、吕炯、张其昀,经济学家李国鼎等。

 

学科建设  各富特色

 

    郭秉文十分重视学科建设,并努力使各学科办出水平,富有特色。他主张文科教育必须弘扬民族文化,坚定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因此学校将国文列为全校必修,务 使学子明白祖国的历史与全貌,明白民族文化的精髓,明白当今之危难与自己的责任。“夫欲枝叶之茂也,必固其根;欲流衍之远者,必浚其源。”然而,南高、东 大亦不盲目排外,一方面发掘中国文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一方面引进科学新知识,以图中国文化的充实与发展。学校的文史哲教授,多有深厚的国学功底,更经国外深造;国学大师与留学生之间,相处和谐密切,故能采取比较科学的态度和方法,研究中西贤哲的微言精义,解析中外名著的个性共性。哲学博士、副校长刘伯明教 授,曾就东西洋文化哲学之比较,东西洋人生观之比较,学风校风建设、志节士节教育等方面,发表系列文章和演说,对学校产生深刻的影响,被誉为南雍魁宿、纯 粹君子。学校文史哲的研究会众多,主办了《文哲学报》、《史地学报》、《学衡》杂志等刊物,内容贯古今,融中西,文风独具一格。学校菁英辈出,众多日后成 为著名的自然科学家者,至今仍说母校的文科教育,是他们赖以成长的必要条件。

    理科的数、理、化、地四个学术领域。都有一流的学者,有可贵之学风,重视基础理论,重视科学实验,重视实验室建设,重视学科间的互补和加宽基础。如学理化 者,必要求打好数学基础;学习物理者,必要求学好化学诸课;学习化学者,必要求学好物理诸课。如此,学科极有特色极有成就,如物理系成为我国早期物理学的 主要基地;地理系培养出众多地学人才,成为我国早期的两个地学基地之一。

    工科原来只有一个工艺系,茅以升主持系务后,迅速将其扩展为机械、土木、电机三个系。教学、研究和推广开发三方面的事业发展甚快,为工学院奠定了基础。

    农科办学思想明确,实行教育、研究、推广三者并重与相结合的方针。其教育,按中国农业的需要,造就人才;其研究,按中国农业上存在的问题,用科学的方法,逐 步解决;其推广,即将专家所发明的方法或实物,如良种、优良农具、高产技术、扑灭虫害等,逐步在全省或全国推广。三者中尤重视研究,盖因无研究工作之开 展,教育质量无以提高,推广事业亦无以开展。农科20年代就提出了面向农村、为农民服务的主张,这是十分可贵的。

    教育科率先提出了教育学科学化的主张,强调要把教育学建立在自然科学的基础上,科学常识列为必修,在必修课和选修课中,都开出相当数量的自然科学课程,聘请 著名教授秉志、陆志韦等讲授生物学、心理学等基础课程,使学科性质起了质的变化。教育科重视教材建设,几年中共出版专著32种,译著12种。

    东南大学成立后,郭秉文决定在南高原商业专修科的基础上,在上海建立东大分设的上海商科大学,郭秉文兼校长,马寅初为首任教务主任。商科教学严格,应届中学 毕业生考入后,皆先入预科一年。重视基础,重视理论联系实际,主张“治商业学科者,不独贵具书本上之知识,尤贵具实际之知识”。因此,经常组织学生,或到 本市有关财经部门观摩实习,或赴外地考察。商科还强调为地方经济服务,举办了上海商业补习学校、暑假补习班、商业夜校、免收学费的平民商业夜校等,不仅最 早为国家培养出大批较高层次的财经专门人才,还为上海培养了多层次的千余名商业人员,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上海商业、财经部门的需要。筹资有方兴馆建舍

    上世纪20年代,适逢军阀割据,战乱不已,民不聊生,办学难,当校长更难,不仅事业费常无以为继,且经常发生停薪、欠薪、减薪等情况,惟东南大学因郭秉文同经济主管部 门及上海金融界的良好关系,从未有欠薪等情况,故此被教职工誉为郭秉文的德政之一。不仅如此,东大尚能大兴土木,建馆兴舍,被教育界叹为奇迹。

    图书馆,知识之宝库和自学之基地;体育馆,健身和倡导体育之需;科学馆,研究和学术之中心。首建三馆,体现了办学者的教育思想。图书馆耗资甚巨,起初张謇等17位 校董发出募捐启事,同时拟具《东南大学图书馆募捐章程》,规定有愿独资捐助者,将以捐资者之别号命名图书馆;若为集资捐建,将置铜牌镌刻芳名,悬正厅之 壁,以志盛德。后郭秉文得知原江苏省督军李纯自杀前所立遗嘱,将财产之一部分,捐给南开大学造八里台校舍,遂劝说继任督军齐燮元独资捐建东大图书馆,把好 事做在生前。齐某表示:“我本一无文化之粗人,今能为大学盖一所图书馆,亦吾之所愿也!”图书馆1922年春破土,1923年落成,建馆暨配套设备,合计约16万银元,落成后以齐燮元之父名命名为“孟芳图书馆”,张謇题匾。体育馆之建立,省财政厅仅同意拨款59000元,而游泳池、暖器等配套设置4l000元需另筹。校董会复又署发募捐启事,后经郭秉文精心安排与周旋,省公署承担了配套工程的募捐任务。筹建科学馆,经校董会和美国洛克菲勒教育基金会、东大三方商议,中方负担10万元,美方负担10万美元,郭秉文又首开国立大学接受外国基金资助的先例。

    学生宿舍之建设,采用银行投资合作的方式进行。农学院,由上海实业家、东大校董穆藕初独资捐助。此外,穆藕初还捐银6万余两,资助南高、东大教师出国进修。1924年,东大拟建生物馆(即今之中大院),经校董会议决通过,由校董会筹资10万元,洛克菲勒基金会亦表示予以赞助。

    图书馆、体育馆、科学馆、生物馆的规模与质量,在20年代,均堪称我国第一流的建筑,沿用至今已80余年,仍被继续使用。当年郭秉文在建馆过程中思想开放,采取公家拨款、校董会筹资、集资赞助、独资捐助、银行贷款、外国基金会捐资等多渠道筹资的办法,确实收到了既快又好的功效。

 

沟通中西  面向世界

 

    郭秉文认为,不发扬民族精神,无以救亡图存;不吸取西方的进步科学文化,则不足以救亡图存;欲使中华民族及文化永立于世界之林,还须不断除旧布新,融会中 西,创造和发展新的文化。故东大除大量延聘留学生任教,不断派遣助教出国进修外,还十分重视开展国际学术交流,每年都邀请世界著名学者来校讲演、讲学,使 东大成为东西文化交流的热点。

    1920年春,美国杜威博士来校,讲授“教育哲学”、“新人生观”、“科学与德谟克拉西”,宣传实验主义的哲学思想、教育思想。

    1920年秋,英国著名学者、逻辑实证派大师罗素来校作哲学讲演,倡导以逻辑推理与科学方法求知。

    1921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院长门罗博士来校讲演两次,一次讲“平民教育”,一次讲“教育与实业的关系”。

    192l—1922年,国际教育会东方部主任孟禄博士多次来校参观、考察并发表演说。

    1922年10月,德国著名哲学家杜里舒博士来校后向师生发表演说,演讲后即留校授课一学期,开出课程有《生机哲学》、《哲学史》、《欧美新近哲学思潮》,使师生开眼界,获启迪,受益匪浅。1923年6月,郭秉文校长授予杜里舒东大名誉博士学位。

    1924年4月,印度文豪诗圣泰戈尔来东大讲演,轰动南京,体育馆座无虚席。

    在此期间,先后来校讲演、讲学的还有:加纳博士、乔温博士、柯脱博士、史密斯教授、吕留教授、菲律宾工科大学刘诺治主任等。

    20年代初,美国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拟在华物色一所合适的大学,合办工科大学,孟禄博士特荐东南大学为优。“哈佛”与“麻省”遂派孟禄博士、造桥大王沃德 尔、工程师麦洛埃来华考察、洽谈,外交部长、东大校董王正廷从中斡旋协助,进展甚速,一致拟具了《中美合办工科大学计划》,并经郭秉文、孟禄、麦洛埃共同 签字。计划规定中方任校长,负责基地校舍;美方负责经常费每年75000美元,开办费100万美元,设备由美方供给,专业教员由美方负责。后因江浙军阀连年开战,省库耗竭立尽,上海经济又不景气,拿不出许多资金购地建房,致使计划落空。

    就郭秉文个人来说,自1915-1925年,曾6次率团考察美、英、法、德、意、瑞士、日本等国的高等教育,对于了解学习西方进步教育科学文化、沟通东西学术交流、促进东南大学的建设与发展等方面,均起了积极的作用。

    1923年6月,郭秉文以中国首席代表的身份,参加世界第一次教育会议,出席者有60多个国家的.300多 名代表。郭秉文在世界首届教育大会上致词说:“此次会议系世界教育史上的空前盛举,意义非同寻常,与会代表,凡种族之差别,宗教之不同,肤色之相异,国风 之悬殊,无不一一被忘记干净,而胸中独有这最高位置,唯以教育维系共同命运,唯以教育促进世界和平。吾国为爱好和平之民族,其事甚著,吾数千年前之圣哲, 即谓‘天下一家’,祈共勉共励……”演讲词情理并茂,颇得与会代表赞赏,大会选举郭秉文为世界教育会副会长兼亚洲分会会长,以后又连续两届当选世界教育会 副会长。英美学界领袖,纷纷电邀郭秉文前往演讲,郭秉文均以中国为主题,宣传中国的文化教育与国情,使世界增进对中国的认识。

    在20世纪20年代的国际教科文舞台上,郭秉文为中国赢得了荣誉和尊严。

 

以诚为训 三育并举

 

    在民国初年的教育史上,南高、东大占有光辉的一页,值得称道的是:以诚为校训,三育并举,创朴厚校风。

    江谦和郭秉文以“欲立立人,欲达达人,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为办学宗旨,以诚为校训,倡导以诚植身,以诚敬业,以诚强身,诚涵智仁勇,诚育德智体,诚合成己 成物,诚则自成。教师间、学生间、师生间,皆以诚相待,言发于心。社会上种种殷殷阿谀之佯态,唯于此无以藏身。为人光明磊落,忠实厚道,休戚与共,守望相 助,渐渐成为师生共信共行之准则。

    郭秉文主张以德为高,以德为先,勉学子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使自己“具有国士的志节和风度,以国家为己任,以天下为己任”。德育的实施,采取训 练与管理兼重的原则,训练要注意启发,使学生知其所以然;管理要注意实践,使学生行其所以然。两者交相为用,以期知行合一。郭秉文认为:“非振兴科学,不 足以立国兴国”,智育的目的,旨在开发智力,须以“养成思想及应用能力为标准”,要求学生能思想以探求知识之本源,能应用以求知识之归宿。明知识之本源, 然后乃能取之无尽;明知识之归宿,然后乃能用之无尽。至于所思想、所应用之事物,则以适合于社会需要为本,总期所思所用,皆与社会生活有密切之关系。关于 体育,郭秉文说:“体育是德、智两育之基本。《中庸》言诚,包括智、仁、勇三达德。西谚云‘健全之心寓于健全之身’,孱弱之身,难以任重道远,亦不足以表 示优秀国民之完全人格。”在实施中,对于全校,则重体育之普及;对于个人,则注重全面之发育,务使人体各部分均得到平均操练,使人人能得到健康之幸福。

    南高、东大,尤重气节士节教育。其时国事日非,政治黑暗,世风萎靡,有的学校已无学风可言,学生或崇洋媚外,数典忘祖;或舍学从政,竞从宦途;或醉生梦死, 沉湎声色。惟南高、东大慨然倡导“士以气识为先,独宜秉持士林气节,保持朴茂学风”。众教授自豪地宣称:“不改操于得失,不倾志于可欲。”“想发财的去上 海,想当官的上北京,唯我心甘情愿在金陵。”影响所及,众学子多不慕权贵,耻于奔竞,不嗜铜臭,蔑视浮华,粗衣布履,自成习惯,洒扫劳作,演为自然,渐渐 成为共同的生活准则。学生皆尊师敦品,勤奋好学,学行进殖,日进不已。每日自号声响起,即开始一天紧张的生活,晨操毕,弦诵之声,遍布校园;课堂井然有 序,寂然无声,鲜有迟到者,视旷课为劣迹;图书馆人满为患,诸生皆浸身其中,乐在知识的海洋中,寻寻觅觅,以求真知;晚自修电灯熄灭之后,多半学生焚膏继 晷,微光继读,勤耕不息;休沐之日,漫步台城,“仰钟山而怀先哲,过城垣而思故国”。拾级鸡呜,俯瞰玄武,“江山重复争供眼,风雨纵横乱人楼”,已觉是精 神上之一大享受。偶而上街买一包花生米、几块茶干,或每人凑一角钱开一次同乐会,说是“又奢侈了一回”,不少同学,几度春秋,未进过一次饭馆,不知南京有 几家戏院。不独清贫子弟如此,即富家子弟,人此环境,也是近朱者赤,渐被同化。人云:“读书苦,东大学生尤苦。”东大学生则谓:“淡泊明志,以苦为乐,乐 在其中。”

    教育贵乎熏习,风气有赖浸染,由于郭秉文、刘伯明的长期提倡和精心培育,由于全体师生的共信共守和继承发扬,形成了“诚朴、勤奋、求实”的良好校风。好的学风一旦形成并得以坚持,就能扶正祛邪,蔚绿成荫,成为学子健康成长的肥沃土壤。

 

郭秉文的办学思想

 

    郭秉文主持校政十年,积多年教育管理之实践,渐渐形成了一套前后连贯的、比较完整的办学思想,概括来说是:学者治校,学术自由,学生自治,综合平衡。

    郭秉文认为学校是教育、学术性机构,是培养人才、振兴科学之地,非学者不能担当此重任。因而郭秉文掌校后,曾对学校领导体制作了两次改革。第一次改革在1918年,推行责任制与评议制兼重的体制,即一方面确立校长总理一切校务之责,一方面规定凡学校大政方针必须交校务委员会议决。在校务委员会内,又设立了10个常设委员会和10余个非常设委员会,分别议处学校某一方面的工作,主任委员均由教授担任。其目的是使广大教授共同参与学校管理,集思广益,发扬民主,充分发挥教授的作用。第二次改革在1922年, 实行校董会、校长领导下的“三会制”,即校董会决定学校大政方针,校长总事校务,评议会、教授会、行政委员会各司其职,评议会议处学校重大事宜、教授会议 处全校教学、研究及学科建设事宜,行政委员会统辖学校行政事宜,而“三会”的主任乃至行政委员会下辖的教务部、群育部、出版部、体育部、建筑部、事务部等 主任,一般也由教授担任。这种领导体制和组织形式,在当时其他高校可谓鲜见,体现了郭秉文的民主意识、改革精神和学者治校的思想。

    学术自由是繁荣科学的必由之路,也是兴学育人的必由之路,郭秉文基于这样认识,躬身实践。他亲自邀请世界各国著名的哲学家、文学家、教育家、科学家、政治家、工学家来校讲演、讲学,而不论其何观点和派别。这与蔡元培先生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的主张可谓南北呼应,一唱一和,异曲同工。在这样的环境和气氛下,各科系的学术报告会、演讲会、研讨会频频召开,各种出版物如雨后春笋,琳琅满目,正式公开发行的就多达10余 种,校园里生气勃勃,学术气氛浓厚。郭秉文还允许师生对各种学说、主义和问题进行探讨,惟限于学理的研究,不允作实际的政治活动,不许藉此进行人身攻击。 当时除广东省外,全国尚处于军阀统治之下,共产党被视为异党赤党,社会主义被视为洪水猛兽、妖言邪道,国民党亦曾处于地下,不能公开活动。但在东南大学 内,杨杏佛可以讲马克思主义和阶级斗争,杨贤江可以举办《少年中国》、《少年世界》,宣传社会主义,也有人宣传三民主义、新三民主义、国家主义、国粹主 义、改良主义等。这种思想自由的主张,在当时情况下,客观上有利于马克思主义、进步思想和先进科学文化的传播。

    郭秉文认为,在旧的教育体制下,学生在学习上、生活上都处于被动状态,精神压抑,不利于人才培养,他提出了“自动主义”的口号。“自动主义”的内涵包括学习 上的自学和自力研究,生活上的自立、自理,各种学术、文化、体育活动方面的自行组织和主办,目的是使学生学会自己教育自己和自己管理自己。学校评议会中专 门设立一个学生自治委员会,先后聘请最受学生敬仰的刘伯明教授、陶行知教授为主任委员,指导学生自治会的工作。由于学校对学生工作既指导,又放手,学生自治会的工作蓬勃开展,校园中充满生机,学生的自立、自理能力得到了提高,民主意识、服务精神得到了增强,学生的责任心、上进心、同情心、互助精神、合作精神、无私为公精神等都有增长。

    在办学的具体方针上,郭秉文认为,就大学教育而言,应力求通才与专才的平衡,人文与科学的平衡,师资与设备的平衡,国内与国际的平衡:

    通才与专才的平衡。郭秉文认为大学应培养多种类型的人才,设立多种学科。本科注重通才教授,不忽视应用;专科注意专才教育,不忽视基础,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废。

    人文与科学的平衡。一是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并重,社会科学之发展,有赖于自然科学;自然科学之发展,亦有赖于社会科学。且两大类学科,相互交叉渗透,有 密切的内在联系。二是既要提倡民族精神,弘扬中国文化的优良传统,亦要提倡科学精神,吸取西方的进步科学文化,沟通、融会中西,使大学成为自然科学的基 地、人文科学的基地和中西文化的结合点。

    师资与设备的平衡。郭秉文认为,大学教育当然以师资为第一,但是物质设备亦不容忽视。东大在经费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仍多方筹谋学校环境和教学、研究条件的改善。图书馆、体育馆、科学馆次第落成。农科除已设百亩农场外,还租用本省农场3000余亩。工科的土木、电机实验设备迅速增加,机械工厂日渐完善。生物学科以后湖(即今之玄武湖)为实验基地。

    国内和国际的平衡。郭秉文认为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中国文化源远流长,世界各民族、各国家均有所长,东大不仅应成为国内培养人才和研究基地,并应成为国际学 术交流的基地。他殷殷勉励学生,博取百家之长,而广求知识于世界,务使同学放宽眼界,开拓心胸,虚怀若谷,广纳无限之知识和智慧,如是则学问可修,事业可 成,爱国之志,弥远愈坚。

    郭秉文认为,为人为事,最终是本于和平两字,平乃能和,和乃能进。西人云:惟均衡乃能和谐,惟和谐乃能进步。中西哲学,深相符契。上述四方面的平衡,即所谓综合平衡,归纳起来,实一个“平”字,平乃治学的座右铭,平亦办学治事之方针。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郭秉文真乃有理想、有思想、善实践、图改革、业绩卓著之±,不愧是我国近现代高等教育史上杰出的教育家。

1.jpg
张士一--创新务实多建树 德高望重益谦谦江谦--我国早期师范教育的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