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名人

吴懋仪--哈佛大学第一位中国女化学博士

2010-06-07南师名人2478 [    ]  [打印]

 

 

 

    美国哈佛大学悦悌克夫学院的学校档案馆,50多年来一直珍藏着吴懋仪的档案卷宗。打开卷宗,卷首赫然写着:吴懋仪,1944年2月获化学博士学位,1945年9月回到中国,任南京私立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教授、化学系主任。

     这位留洋女博士是美国哈佛大学第一位中国女化学博士。虽然她已远离我们而去,但她的音容笑貌依然那么清晰,那么动人…………

 

                新中国高师第一部

《有机化学》教材精品

 

 

    1958年,高教部委托高等师范院校编写的第一部《有机化学》教材上册,由高等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一本深受读者欢迎且富有创造性的教科书,作者就是原南京师范学院化学系主任、女化学专家、共产党员、二级教授吴懋仪同志。

    一日,吴懋仪到南京新华书店购书,营业员得知她就是作者,急切地问,你的书下册什么时候能出版 读者都在盼望着下册尽快出来啊!那种恳切的神情代表着读者殷切的企盼。读者们何曾知道,为了使《有机化学》这本书成为精品,吴懋仪殚精竭思,精益求精。她搜集了各方面的材料,翻遍了英、德、法、俄文版多种杂志,请教了许多有机化学界的老前辈。为使这本书突破老框框,切切实实提高质量,她每写一段总要向各方面请教,在教研组讨论了好几次,又在课堂上试讲,征求意见,每一段都经过再三斟酌修改,并且通过自己教学检验,才得以最后定稿。

    她说:“我个人的力量虽然有限,但想到这是组织上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写好它。”她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夏日的南京是一个大火炉,白天骄阳似火,晚上往往也没有一丝风,房间里闷得喘不过气;窗外,还有孩子们的大声喧闹,更令人烦躁不安。燃而,她却孜孜  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下去,还风趣地说,“很好,在这里写书,对我倒是个锻炼的好机会”。幽默的话语,道出了她坚强的意志和对事业执着的追求。

 

辗转跋涉  奔向祖国

 

    1905年5月,吴懋仪出生于江西省九江市一个职员家庭,父亲在邮务局任职,母亲在教会学校中担任教员。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常常教她读书,教导她要为追求某一种事业而努力奋斗终生,决不能半途而废。吴懋仪很崇拜母亲,从小就坚守母亲的训诫,为她以后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她8岁那年,母亲到安徽芜湖教会学校任职,吴懋仪来到九江教会办的儒励女子学校读书,食宿均在学校。在此期间,恰逢姐姐吴懋诚大学毕业在该校任教,生活上经常由姐姐来照顾料理。在校期间,她的各门功课均名列前茅。当时的学校评定每一个学生的成绩是以奖励、奖品多少为凭,而她的奖品每年总是年级获得数最多的。

    1923年,吴懋仪告别了与她朝夕相伴的母校,结束了10年的中、小学生活,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南京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简称金女大)化学系攻读化学专业。就读期间,她切切实实照母亲的话去做,一切都要为争取做一个好学生而努力。自幼她就受过十余年的教会学校的教育,学校校长及教师大都是美国人或接受过美国教育的中国留洋学者。中学时代她就读过英文课本的美国史,在大学中又读的是外国史。这一切使她憧憬未来,立下了留美的心愿。然而当时留洋机会很少。1928年,吴懋仪毕业于金女大,留校任化学系助教。1930年,她考上了燕京大学化学系研究生,并获得了该校奖学金,以此来维持自己的学费和宿膳等费用。两年后,获得了硕士学位,回到金女大担任化学系讲师。

    1935年,吴懋仪身体虚弱,经检查,罹患肺病,便回到了九江牯岭妹妹吴懋谦家休养。牯岭如人间仙境,空气清新,有清澈见底的小溪,又可以悠然见南山,山谷绚丽多彩,美不胜收。一年以后,在妹妹及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她身体完全复原,先后在金女大化学系、武汉大学生物系、贵阳医学院任教。

    1939年,由金女大化学系主任、美国人蔡路得博士的推荐,吴懋仪终于得到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实现了自己多年的心愿。她坚信“科学救国”、“科学万能”,要把西方的科学知识学到手,来改造旧中国。她远渡重洋来到了美国哈佛大学悦悌克夫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她的导师飞水(Fieser)先生是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在美国享有很高声誉,他既是著名的化学家,又是社会活动家。留学期间,在他的影响下,吴懋仪在有机合成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她所做的合成反应课题一举成功,飞水先生赞叹不已,并将其成果编进自己《有机化学》教科书中。由于她刻苦执着,成绩突出,四年半共获得该校的七枚18K“金钥匙”纪念章。

    1944年,吴懋仪获得了美国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该校60年来共计有4位女化学博士,3位是外国人,她是在美国哈佛大学摘  取化学博士学位桂冠的第一位中国人。

    毕业后,由飞水先生介绍,吴懋仪留在美国哈佛大学研究院从  事有机化学合成研究工作。才工作8个月,她便在美国化学学会  会刊、《营养杂志》等刊物发表了一系列论文。不久,南京金女大吴  贻芳校长写信给吴懋仪,要求她回到金女大,将学到的知识献给母  校。吴校长非常赏识她的才华,何况她又曾两度在金女大任教。此刻,吴懋仪的几位美国好友都劝她留在美国,事业上有发展,生活上有丰厚的物质条件。她辗转反侧,想到自己是金女大的女儿,  想到金女大“厚生”的校训,更想到了祖国。深思熟虑之后,吴懋仪婉言谢绝了朋友的挽留,毅然放弃了美国的优越条件和高薪厚禄,奔向返回祖国的路程。她似乎听到了老校长急切的呼唤——金女大女儿快回来吧!就这样吴懋仪义无反顾地离开了美国。因为战乱,经过了四个多月横跨欧、美、非、亚四大洲的艰难跋涉。她曾经说过,回国途中四个月,真是吃尽了苦头,甚至连拉牛的车都坐过。

    1945年9月,吴懋仪回到了朝思暮想的祖国;回到了阔别五年的母校金女大。吴校长聘请她为金女院教授兼化学系主任。她文静、漂亮,衣着大方得体,眸子里透着聪明睿智。同学们都喜欢听她讲课,轻声细语如潺潺流水沁人心脾。

 

从基督教徒到共产党员

 

     吴懋仪从异国回到了母校——金女大,这是一次飞跃,一次人生的飞跃。她满腔热情,雄心勃勃,全身心地投入了教育事业,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

    1951年,由于种种原因导致金女大教师不足,经费也相当拮据。吴贻芳提议,经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批准,金女大与金陵大学合并,由政府接管改为公立金陵大学,设文、理、农三个学院,吴懋仪担任理学院化学系教授兼系副主任。1952年,教育部决定在全国进行高等院校院系调整,成立综合性大学和分科学院,新组建了南京师范学院,吴懋仪任理化系教授兼系主任。不久,理化系划分为物理系、化学系,吴懋仪担任化学系主任。

    化学系刚建系,只有6位教师,如何为中学培养化学教师,这是个新课题,困难重重。吴懋仪挑起了重担,向一切困难挑战。白天,随时随地可见她那忙碌的身影,每天总是忙到最后一个离开化学系。晚上,夜深人静,她埋首书案,灯光下聚精会神地为化学系的发展描绘蓝图。

    为了提高教学质量,稳定教学秩序,她一方面自己上课,另一方面亲自四处奔波借聘南大、东大等校外的教师,千方百计招纳贤才,并从中学调来几位优秀教师,充实了化学系教师队伍。她带头学习教育学,经常到中学听课,成立了化学教学法教研组。教学走上正轨后,她明确提出教师必须依据大纲进行教学,鼓励基础课的无机化学教师编写讲义。在她的带动下,一本《无机化学》讲义编写成功。在建系工作上,只要工作需要,她就会想方设法去排忧解难。她一是抓教学改革,在1960年以前,化学系每年都有新的教改方案,一边组织力量,认真实施,一边检查、试验,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二是抓实验室建设,组织有经验的教师制定出实验室的操作规程、工作制度等。为此,青年教师都比较注意提高实验教学的质量,老教师也都能参加实验工作的指导,促进课堂教学与实验操作的结合。吴懋仪说,实验室是化学教学的重要基地,必须建设好,管理好。吴懋仪带领化学系的教职工艰苦创业,筚路蓝缕,洒下了辛勤的汗水。

    吴懋仪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教会学校读书,自幼脑子里就灌输了宗教所给的一个空想——“人间天国”。多少年来,她的头脑里一直是想实现这个“天国”,要让大家过好日子。解放后,她逐渐认识到宗教所宣传的“天国”只是一个空想,而宗教决不能为人类创造“天国”。她看到了新中国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改善人民的生活,才能从根本上改变旧社会的穷苦面貌,才能引导全国人民步步走向繁荣。她深刻地掌握、理解了社会的结构是以经济为基础,社会中的结构是以这个基础划分为不同的阶级。吴懋仪认识到宗教中渲染的人类平等是虚伪的,宗教所宣传的“天国”与共产主义的社会没有共同之处。只有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才能走向光明之路。曾经几十年忠实信仰基督教的吴懋仪,于1951年加入了九三学社,完全放弃了宗教信仰。

     1956年5月,吴懋仪出席了全国先进生产工作者代表会议。北京人民大会堂顶棚上五百盏明灯像满天的星斗熠熠发光,象征着伟大祖国蒸蒸日上。代表们在汇报工作发言时,对她触动很大,她看到了代表身上闪烁着的光芒,看到了社会主义建设标兵们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胆忠心,深刻地感受到党的领导就是一切力量的源泉,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创造出更大的成绩。于是,她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志愿书。经过党组织认真审查,党员讨论一致通过。她的感人事迹,化学系早已是尽人皆知,有口皆碑。1956年12月,吴懋仪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的生命进人了一个新的阶段。她更加勤奋地工作,并立下誓言,永远坚定地跟党走,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以个人利益服从革命利益。对待工作要有共产主义的热情和责任感,设身处地为群众着想,做好教学和研究工作……去过吴懋仪老师家的人,至今还记得,在她家的墙壁上,满目都是化学教学图表,在系里办公,在家里也在办公,她心里永远装着一个“公”字。这正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情怀。

 

不拘一格育人才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吴懋仪热爱教师工作,关心每一位学生。早在美国留学期间,她特地参观了一些女子大学化学系,想从中借鉴西方的模式来办金女大的化学系。1945年9月,她担任化学系主任时,治学严谨,因材施教,针对化学系每一个学生的性格爱好,找她们一一谈心,提出合理的培养措施,使各个学生都能充分发挥专长,有的学生被转到教育系、音乐系或体育系后,各尽所长,终成大器。

    对待教学,吴懋仪有丰富的经验,她为化学系曾经开设过普通有机化学、高等有机化学、普通化学、有机分析、化学文献以及论文文献等课程。但她仍然重视教学内容的不断更新和教学方法的改善。虽然她是有机化学的资深专家,但是每次上课,都要翻阅很多杂志、书刊,充实最新的内容,写出翔实的讲授提纲,常常为某一节、某一个题目反复思考修改。在讲课中,她对学生说,我在台上讲课,你们面部要有表情,听懂了要点点头,可以和我直接交流,如果不满意可以纠正。她要求学生上课前要有预习,提前看书,学会综合分析,学会组织内容。在讲课中她既采取启发式教育,遵循古代教育家孔子所主张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学习方法,又旁征博引,纵横捭阖,同时又以分析、联系、对比、归纳的方法指导学生,进行独立思维,教给学生学习方法。有机化学这门课,化合物及化学反应多而复杂,很难记住。然而,由于吴懋仪讲授得生动活泼,大家听吴老师的课,思想都比较集中,像有一根线一样被她牵着一步步地往深处走。每次吴懋仪开选修课,能容纳200人的大教室座无虚席,南大、河海等校的同学都赶来听课,教室里鸦雀无声。凡是听过吴懋仪老师课的学生无不认为,除了学到了知识以外,而且学会了接人待物,终生受益。

    吴懋仪善于组织课后练习,出了许多练习题,题目富有智慧,有启发性。她出的考试题,覆盖面广,内容多,题目很灵活,大多是书上没有的,目的是使学生把平常学习到的东西融会贯通起来。起初,有的学生考试不及格,她就耐心地做工作,并帮助学生找到正确的学习方法。学生每次考试,分数得80分就很高了。有的学生说:“吴老师的分数,一分值千金。”她认为,高分并不重要,关键是你是否掌握了所学的知识。

    课后,她还经常给同学们介绍国外的化学研究情况,让同学们大开眼界。她要求学生看书,首先泛读,再精读,学会做卡片,做读书报告。她经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学习的方法。她还要求同学们一有空闲就要坐在图书馆看书。她说,在国外,图书馆全天开放,她经常一整夜泡在图书馆。进入图书馆是一种美好的享受,一个大学生很少进图书馆,或者不会利用图书馆,这不能算大学毕业。在她的教诲下,同学们逐渐养成了到图书馆看书的习惯。吴老师的言传身教蔚成风气,几十年后的今天,校图书馆的一位管理人员说,化学系的学生每日到图书馆看书的人数比其他系的学生要多。

    她不断地采取教学改革的新措施,还成立了老、中、青教师代表参加的核心小组,参与教改工作。这种形式行之有效,并推广到全校。为了深入贯彻教学大纲,要求每个任课教师将教学日历送系审阅后,再抄写,而不是抄好后再送系里审阅。她强调指出,要加强直观教学,用直观教学去丰富学生的感性经验,使学生在此基础上上升到理性认识并发挥创造性。因此,她经常把直观教学用在有机化学课中,用分子结构模型来说明问题。吴懋仪经常亲自查阅学生考勤表,及时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并及时听取学生的汇报,及时了解学生对任课教师教学的反映。她定期召开学生班主任会议,研究学生工作问题,召开学生情况调查会,并亲自拟订调查表格。她还特别重视教育实习,学生到中学实习时,她认真去听课并组织评议。有的教师反映,批改学生作业占据的时间太多,而她认为,首先要考虑如何能够更多地了解学生,而不应以此为负担。

    学生毕业分配时,有些学生不愿当教师,闹情绪。吴懋仪得知后,即循循善诱地同学生促膝谈心,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感化学生。在她的启发开导下,毕业生都能高高兴兴地服从分配,走上教师岗位。同学们深有感触地说,吴老师在我们学生中的威望是最高的,她多么像吴贻芳老校长,多么像居里夫人!我们一定要向她学习。

    1959年,省教育厅将编写高师化学系的教学计划和教学大纲这一任务交给了南京师范学院化学系,吴懋仪义不容辞地接受下来。她认为要从实际情况出发,根据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原则,提出了课程安排方式,要让学生先学基础课,然后再学习专业课程,便于学生尽快地掌握完整的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掌握现代科学知识。她的意见得到了校内外同志的高度评价。在教学改革中,她又再次提出“中学化学课程新方案”,对旧的化学教材作了彻底的革新,实施这个方案能够把中学生的化学水平提高到大学一二年级水平。

 

与师生同呼吸共命运

 

     吴懋仪教授常说,大学教师提高教学质量的最好方法,就是应当搞研究、搞发明,通过研究来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最初,化学系从事科学研究的计划是“从小到大”,由易到难,步子迈得较慢。吴懋仪统筹安排,提出了把有机化学研究的主要力量集中到研究几项有重大意义的高、精、尖的项目中,并对人力、工作步骤作了全面的安排。她带病指导十多位师生做研究工作,完成了有重大意义的农药中间体六氯环戊二烯新法的合成,并由此研制出多种高效农药,摸索出30多种国际保密药品的原生产方法,获得了成功,达到了国际水平。吴懋仪先后在国内外的化学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论文,推动了化学系科学研究工作的迅速发展。

     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化学系的规模日益扩大。许多年轻教师刚从学校毕业,充满了活力,干劲很足,但业务知识和教学经验都较缺乏。培养青年教师这个重担义不容辞地落在吴懋仪身上。她从自己几十年的教学经验中,深刻领悟到现代科学技术有着严谨的体系和复杂的规律。对于一个青年教师来说,倘若不严格要求自己去认真学习,就不能闯进科学技术的大门。她提出,做学问“要像金字塔,下面广,上面尖”;她一丝不苟地帮助青年教师提高业务水平,她说:“教师给学生的影响就像一面放大镜,如果你备课不认真,有错误,那么一传十,十传百,那个错误的影响就大了。”她严格要求每个助教不要鄙视细小的工作,一切要从最基本的技术操作训练开始。有位青年助教认为自己是科班出身,做实验是小事一桩,信手拈来即可,做预备实验时,洗过的试管、烧杯有的还沾着花斑。吴老师发现后批评说:“不要把事情看得过于容易了,洗洗抹抹小事情不能说没有学问,洗得不干净就会影响到实验的准确性。”并亲自指导示范。从此以后,这位助教在做实验时再也不敢马虎,后来还当上了教研室副主任、系副主任,自己带了青年教师,吴老师对她的教诲仍始终是她人生的座右铭,督促她奋发向上,精益求精。

    青年教师在实验室操作时,她会站在青年教师的旁边,看上几个小时,操作完毕后,即提出全面的意见,指出其中不正确之处,并要求从头至尾再做一遍。最后她还说,“这是我的经验,你试试”。她要求实验人员在工作中要精益求精,做实验前,要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哪怕是一根铁丝、一张试纸、一根玻璃棒。她认为,做实验要从点点滴滴开始,少一样小东西,实验就要受影响。她告诫青年教师,提高实验水平和能力要从洗试管、洗烧杯开始,要求洗出来的烧杯、试管光亮、清洁,倒过来没有~滴水珠。她经常苦口婆心地告诫实验人员,从事科学研究来不得半点马虎,你们所从事的实验工作一定要一丝不苟,“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化学反应不能有一点差错。她的严格要求富有成效地提高了青年教师实验教学的质量。

     有的青年教师希望尽快地掌握化学领域中的科学知识,不从实际出发,操之过急。吴懋仪老师发现后,立即找他们谈心,指出其中的弊端,并根据自己的治学经验,循循善诱,指点:欲速则不达。要一步步地来,第一步没走好,就会影响到第二步。要从理解一个定理,掌握一个实验做起,踏踏实实积累学问。吴懋仪倡导系里的青年教师学习现代科学知识,多看书,多看杂志,还要学好外语,掌握第一手资料。她自己掏钱买了一台收音机放在系里供青年教师学外语用。有的青年教师英语基础差,吴老师帮助指点,教其学习方法:学习英语必须先从化学文献着手,切实学会化学学科所需要的专业英语。在学习中,有的词汇英语词典中难以查到,影响到发音,她就把文献自己先通读一遍,让青年教师记上符号,然后再领读一遍又一遍,直至掌握为止。青年教师不会查资料,她经常采取师傅带徒弟的方法,指导他们怎样查,甚至一句一句地把内容翻译给他们听。她还召开会议,向全系教师介绍系里的科技资料情况。与此同时,吴懋仪还抓住备课这一环节来帮助青年教师提高业务水平。虽然身体很不好,但她不论足白天还是晚上,工作再忙,每次都认真听青年教师的试讲,并提出意见。在工作实践中,年轻老师常常以吴老师的嘱咐鞭策自己,不断地改进教学方法。大家由被她的忘我精神所感动,到产生了一种复杂的心理:看到吴老师每次拖着病弱身体来听课,实在不忍心;但为了教好课,却又希望吴老师来听他们的课。有几次他们瞒着吴老师集体备课,当她得知后便问,近来你们备课为什么不通知我 

     解放前,吴懋仪教授按照自己所走过的路来培养青年教师,鼓励他们用功读书,将来像自己一样出国留学,成为著名的学者。解放后则不然了,在党的教育下,她认识到青年教师的健康成长,不仅仅是办好化学系的问题,而且是为建设社会主义培养人才的关键。吴懋仪对青年教师关怀备至,激励大家在工作和事业中奋发向上。

    吴懋仪老师学识渊博,造诣精深,但她却虚怀若谷,虚心地学习新学科、新技术。化学学科在几十年中发展是突飞猛进的,出现了许多与化学有关的边缘学科,知识的更新必须紧紧跟上,否则就要退步落伍。强烈的责任感促使她在取得新知识的道路上自强不息。虽然身体多病,她却依然花许多精力钻研以往不太熟悉的理论。吴懋仪的专长是有机化学,但她对化学学科的其他领域,像无机化学、物理化学、分析化学等也下过苦功,掌握了化学科学的新的理论。她还自学了概率论、运筹学、统计学以及物理学中的力学、光学、电学的新知识。为了及时掌握国外的化学文献,研究世界各国在化学科学方面的新成就,她虽精通英语,对德文、法文也能运用自如,但又学习了俄文和日文。对于化学系资料室,她不主张买很多的书,而要求买有一定影响的杂志,她认为,科研的最新成果首先都是刊登在专业杂志上的。化学系所订的美国化学学会编辑的世界化学工业主要工具期刊CA杂志,从1907年第l卷至今,整整95年从未间断,这是许多高校所没有的。为了缩短与青年人之间的距离,她专门订阅《中国青年》,买了青年人爱看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与舒拉的故事》等书。青年人爱看的电影,她也抽出空去看。因此,同青年教师在一起谈思想,青年教师向她汇报思想,则更加感到亲切。青年教师都非常喜欢吴懋仪教授,和她在一起没有任何拘束。青年教师有了缺点,她决不轻易放过,但从不在学生面前批评,总是悄悄地单独谈心。凡此种种,不仅增进了彼此之间的感情,还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青年教师都折服于她。青年教师见了她总是十分亲切地称她为“吴先生”,大家都说,“吴先生”生活在我们中间,她与化学系同呼吸,共命运,是我们的好领导,也是我们青年教师的好导师。并立志向“吴先生”学习,为发展化学系而贡献自己的力量。吴懋仪教授率先垂范,其教学态度,其科研精神,薪火相传,影响了化学系几代人,还将继续产生其不可估量的影响。

 

俭朴的一生 奉献的一生

 

    吴懋仪终生独身,她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全部爱心,献给了人民的教育事业,献给了莘莘学子。学生们都非常爱戴她、敬爱她,把她当作自己的母亲对待,她对学生倾注的感情也如同母亲对待儿女一样。她受母亲的影响,一粒米饭掉在桌子上,也要捡起来吃掉,一片菜叶也不浪费。她的一生俭朴无华,家里摆设也很简陋,几个大书橱,几样简单的家具伴随着她。她的饮食也非常简单,省吃俭用,然而有好吃的却要省下来给她的学生们吃。有的学生写张纸条“吴老师,明天我们到你家吃饭”,吴懋仪就欣然接受,请保姆准备,做上可口的饭菜,等候学生们的到来。每逢过年过节,她习惯于将几个外地的同学请到家里吃饭,同学们深情地说:“在吴老师家里,就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有的学生家境贫苦,她源源不断地在经济上给予支持;有的学生身上缺衣服穿,她便将自己的衣服送给学生。至今,曾任金女院副院长的梅若兰教授还珍藏着一件50年前吴懋仪送给她的一件背心。吴懋仪教授对学生们的关心爱护,学生对吴老师的爱戴,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吴懋仪教授待人诚恳正直,化学系青年教师的生活、恋爱、身体情况诸方面她都关心备至;系里的青年教师结婚后有了下一代,她一定要送上一份精致的礼物表示祝贺。她不仅对青年教师百般体贴爱护,而且对年长的教师也同样很关心。60年代以前,化学系有一半以上的教师是她教过的学生,所以,大家都称她为“老师的老师”,她经常说,“生活最有意义的就是为社会、为人民多做一些事”。

    吴懋仪教授对党的教育事业忠心耿耿,呕心沥血。为了化学系的事业,为了培养教育英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她的身体竞一年不如一年。1959年,她病魔缠身,经检查,发现身患乳腺癌,同年11月,在北京医院手术治疗。不久即拖着病体又投入到工作和教学中。此时,她又感觉到右手不太听使唤,在黑板上不能写字,无论怎样锻炼都感觉力不从心。她开始用左手写字,一笔一划地在黑板上写,顽强的意志,认真的教学,深深地感动着化学系的全体师生。同学们含着眼泪说,吴老师给我们同时上了两堂课,一堂是化学课,一堂是共产主义人生观教育课。

    1962年以后,吴懋仪的身体每况愈下。起初,仅仅是右手发抖,后来左手也不停地发抖,两腿逐渐僵硬,经诊断确诊为“帕金森氏综合症”。这种病至今还是一个疑难绝症。如晴天霹雳,给了她一个沉重的打击,她的亲属、化学系的师生们、朋友们都为之难过。病痛折磨得她苦不堪言,手脚颤抖,两腿僵直,行动不便,她与病魔顽强地抗争着。她时常望着窗外,心系化学系的师生们,渴望自己的身体能奇迹般地早日康复,重新回到化学系工作,重新走上教坛。于是,她每日坚持不懈一手失着椅背,一手压着桌子锻炼身体。

    然而不久,吴老师已经卧床不起,再也不能在黄昏时刻徜徉在美丽的校园,再也不能写作……每日,由她的妹妹吴懋谦及保姆照顾。她的外甥、外甥女颜若良、颜其照、颜其清、颜其浩(原金女大化学系学生,现为南京大学化学系博士生导师),也时常分别来照顾她。

    1973年,吴懋仪病情加重,住进了省人民医院,吴贻芳老校长和省有关部门的领导以及院系负责同志多次到医院看望她,并同医生共同研究治疗方案。但终因医治无效,我国著名的女化学家、教育家,南京师范学院化学系奠基人吴懋仪教授于1973年11月16日,走完了她的生命的历程。

    吴懋仪教授为祖国的教育事业辛勤地耕耘了一生,党和人民给了她许多荣誉:1956年被评为全国先进生产工作者,1960年被评为江苏省文教先进工作者、全国文教先进工作者,并连任三届省人大代表。曾担任中国化学学会理事、科普出版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岁月沧桑,转眼间吴懋仪离开我们已近30年了。吴懋仪当年精心培养的一批批人才,许多已成为著名的专家学者,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名望。她的学生们常说:吴老师虽然远离我们而去,可她的音容笑貌宛如当年,依稀可见,校园、课堂、实验室都闪现着她那可亲可敬的身影,冥冥之中,似乎能听到她那温柔可亲的话语。大家永远怀念她,怀念她那为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一生、平凡而又伟大的一生!

 

吴懋仪_0.jpg
黄显之--老老实实作画 老老实实做人高扬芝--诲人不倦的数学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