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名人

宋征殷--科普美术事业的开拓者

2010-06-07南师名人2406 [    ]  [打印]

 

 

    他是一位著名画家,在油画的天地里耕耘不辍,成绩斐然。

    他是一位学者,研究外国美术,探讨中西艺术融汇互动的途径,卓见不凡。

    他又是一位辛勤的园丁,致力美术教育事业数十年,桃李满天下。   

    他还是一位孜孜不倦的开拓者,他把自己生命中的最后十余年无私地奉献给了新兴的科普美术事业,赢得了世人的尊敬和称赞……

    他就是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已故教授宋征殷先生。

    宋征殷教授1920年8月出生于江苏省无锡市。无锡是一座江南文化古城,地处太湖之滨,山青水秀,人杰地灵,自古为人文荟萃之地,曾孕育出顾恺之、倪云林等书画名家。也许正是受到了浓郁的人文传统滋养,诞生在无锡这块土地上的宋征殷自幼便喜爱美术,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家乡读完中学后,远涉重洋,留学日本,师从油画大师梅原龙三郎,毕业于东京日本大学艺术系。1944年归国后,历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国立安徽大学、国立中央大学等校教授。1947年创办南京绘画研究所。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他从南京大学调至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从此在南京师大执教40余年。1993年年底,他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享年74岁。

    宋征殷教授生前曾任中国科普创作协会常务理事及美术委员会主任委员、江苏省科普美术家协会理事长、江苏省科协委员、江苏省美术馆艺术鉴定顾问等职。他曾多次参加中国科技协会全国代表大会,并荣获“成就突出的科普美术家”称号。他毕生致力于油画的民族化与现代性的探求,尤其是在我国科普美术领域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是我国科普美术事业的开拓者之一。

    科普美术是时代文明的必然产物。它运用美术这种人们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宣传、普及科学技术知识。它不是某一门科学内容的简单再现,也不是对科学加上艺术的点缀,它具有一般美术的特性,通过艺术形象来表现科学,真实生动而饶有趣味,使观者情不自禁地、潜移默化地受到优美艺术形象的感染教育,甚至对科学家、科技工作者也有相当的吸引力。

    但是,由于长期受到极“左”路线的干扰,加上十年动乱的阻碍,我国的科普美术事业发展一直相当缓慢。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祖国科学春天的到来,科普美术事业终于得到蓬勃发展。1979年3月,全国第一届科普美术作品展览开始筹备。正是在这个时候,宋征殷教授开始接触科普美术。当时,他并不知道什么是科普美术。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已年逾六十而放弃对新事物的探求。他翻阅了大量的国外资料,并和一些科学家交谈,反复思考,写出了生平第一篇有关科普美术的文章——《科普美术初探》,要在科学与艺术似乎“不搭界”的成见中探索出一条能够使两者完美结合的渠道,该文后来成了江苏省乃至全国美术工作者进行科普美术创作的指导性文章。与此同时,宋教授创作了生平第一件科普美术作品《甜叶菊》<油画),并获全国第一届科普美术展二等奖。此后,他又陆续创作了《生物链》等科普美术作品。

    自1979年以来,宋征殷教授一直担任中国科普创作协会美术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和江苏省科普美协理事长。他参与并直接组织了全国第一、二届科普美展和江苏省的数次科普美展及科普美术活动,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均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在全国首届科普美展中,展出的美术作品几乎遍及所有画种,国画、油画、版画、水粉、连环画、年画、宣传画等应有尽有;此外,还有各种形式的雕塑,以及出版物(挂图、图谱、封面设计、插图、邮票等)、科教动画、幻灯片等。这次展览是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的,盛况空前。站在全国各省市推荐的一千多件作品之前,许多著名的美术家、美术理论家,几乎不约而同地感到“出人意料”:“原来科学和美术不仅可以结合,而且可以结合得很好。不仅科学性强,艺术性也强。这是个良好的开端。”“这个展览给人感觉道路很宽广,它是美术,可以给人以美感。”“既有艺术性,又能使人们得到科学知识。”他们一致认为“科普美术打开了一个新领域,很宽广,也很现代化。真正的画家应该发现这个美术领域”。一批应邀参加优秀科普美术作品评选的科学家则表示:“这是艺术家和科学家的第一次结合,出了成果。”“我们需要科学家与美术家的合作。”广大观众普遍欢迎科普美展,称“展览办得好,有种新的感觉,在表现上有突破,除具有知识性外,还有鲜明的思想性,起了一定的科普作用,希望今后多办这样的展览”。

    这次展览堪称当时我国美术界的一件大喜事,它有力地推动了全国科普美术事业的开展。当然,这些成就的取得,与宋征殷教授等人的努力开拓是分不开的。

    在不断的创作与思考中,宋征殷教授认识到:科普美术的风格应该与一般美术作品不一样,它受现代科学内容的制约,应该探索与新内容相称的形式;科普美术是一个崭新的课题,是一项新的工作,在我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是美术家一个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进而,他又意识到艺术家应该了解当代科学的基本思想,而不应该对此漠不关心。此间,他又陆续完成了两篇论文:《科学与艺术》、《关于“科普美术”八年来的总结》,继续进行中国科普美术现状及未来的思考与研究,精确而又颇具前瞻性地阐述了“什么是科普美术、科学美术”等问题,对科普美术的表现形式也作了大胆的探索。他明确提出:“实践证明,科普美术从它的性质来说是以现代科学为核心的,要进行科普美术创作,既要使美术的基本功、表现力逐步提高,又要学习弄通并掌握所要表现的科学内容,最后又必需使两者完美地结合。对一个美术工作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过程。如果没有明确的指导思想,没有真正为人民服务的献身精神,就很难坚持。也正由于科普美术的这种性质,它当然是最具时代特征、具有我国民族特点的最新鲜的艺术品。所以,科普美术是我们国家的‘前卫艺术’,是‘先锋派艺术’,艺术家应以更高的精神境界来对待它。”经过多年的实践与研究,宋征殷先生的科普美术创作经验与学科理论日趋完善,填补了一项国内学术空白。

    在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繁荣科普美术创作,对于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促进四化建设,具有重大作用和重要的现实意义。宋征殷教授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因此,他老当益壮,除了自己身体力行之外,还多次呼吁广大“美术工作者应当挥笔上阵,作出积极的贡献”。

    1991年起宋征殷教授由于年事已高,改任省科普美协顾问,但他仍然把江苏科普美术事业放在心中。1993年10月,也就是宋教授去世前的两个多月,他在病中尚给后人留下了最后一篇文章,亦即《团结、实验、献身、创新——迎接科普美术创作第十四年》一文。文中开头称:“从1979年3月筹备全国第一届科学普及美术作品展览在国庆30周年展出以来,已经进入第十四个年头。科普美术取得了很大成绩,特别是面向城乡的‘破除迷信’及‘多种经营’等展览,至今还留下深刻的印象”,字里行间饱含着宋征殷教授对这一事业的赤诚之情。文章最后他又一次阐明:“……我们不能依赖或拘泥于固有技法、物料及固有的创作理论,艺术一定要创新,科技物料会带引出极不同的创作面貌,从而达到个人情怀的表现与所处时空的呼应,科普艺术家学会了新的科技知识,就会使创作思维想像力插上翅膀……”他在病中还希望“科普美术创作,今后要有所突破,要向着主体空间、向着纵深发展,使其进一步更好地为科技进步、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可以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宋征殷教授才停止他在科普美术事业中的创作实践与理论研究。他在科普美术领域辛勤耕耘了14年,有过不少“创新”,也确实为之而“献身”了。他那超前的意识与卓越的学术思想,为江苏省乃至全中国的科普美术事业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由于他对科普美术事业的杰出贡献,他被评为1988—1989年度江苏省科协先进个人,并在中国科协全国代表大会上被授予“成绩突出的科普美术家”荣誉称号。对此殊荣,他是当之无愧的。

    总结自己的一生,宋征殷教授曾说:平生做过三件成功之事。一是画了一批油画,研究外国美术;二是五六十年代对儿童美术的研究;三是近十余年来对科普美术(科学美术)的研究。他是一位学术造诣颇深的学者,由于为人正直、坦荡,他的前半生屡遭挫折,直到粉碎“四人帮”,才迎来了事业上的春天。宋征殷教授早年在东京日本大学艺术系西画科师从著名油画大师梅原龙三郎,由于他勤奋好学,加上恩师的悉心指导,学业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1943年,他创作的油画作品《街》,在东京美术馆新构造社年展中入选展出,并由中国大使馆收藏;而另有一幅作品则获得了日本大学学院奖。1947年,宋征殷先生在南京创办绘画研究所,致力于油画的研究,以追求油画的民族化和时代性为主旨。此后,他在历任各大高校、美专教授时,更是培养了一大批油画专业人才。1979年以后,是宋征殷先生学术生涯的黄金时期,他共撰写了50余篇论文,其中如《日本美术及其教育的启示》、《美国的美术教育思潮》、《西方文化背景下的现代艺术》、《论刘海粟的艺术道路和教育思想》以及上文提到的几篇关于科普美术的文章,均在美术界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此外,他还翻译了10余篇外国美术论文及两部外国美术史教材,出版学术专著两本,真可谓硕果累累!他的油画作

品多次在全国及省、市展览中人选、获奖,或由美术馆收藏。1988年,他的油画《大地》在南斯拉夫举行的中国现代绘画展览中,被选印为海报及展出目录封面,在海内外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宋征殷教授对外国美术研究有其独特的视角。他没有仅仅局限于个别画家具体作品的赏析,更以全局的眼光看待西方艺术及西方文化背景对其艺术的影响。他认为20世纪美术(即现代艺术)是在工业革命给整个欧洲的历史、社会、经济、文化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振荡中产生的。科学技术的发展使人类的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表现在艺术上,“达利作品就是对弗洛依德潜意识学说的狂信,后期作品则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原子学说与神学掺和在一起。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宇宙观、天体学说改变了常规的规律,对当时知识界震动很大,康定斯基30年代的作品就受他的影响。”他指出现代化就是指科技革命以来改变了常规的规律,由于人类知识的不断增进,传统逐渐演化,观念逐步变迁的过程。“美国当代最著名的画家之一的法冷克·斯特拉和阿尔·海尔特的绘画,就是引用复数消失点的一种空间结构表现,没有故事情节,但代之以数学、物理的内涵,具有装饰性格,是浮游于太空的几何学无机形态。”他没有仅就艺术论艺术,而是努力去把握现代科技的发展与现代艺术的紧密关联。

    宋征殷教授研究外国美术,也不是就事论事,而是以去伪存真、披沙拣金为宗旨,立足于正确艺术观的树立。他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表现人民生活,反映人民的审美情趣,不囿于主观精神世界的狭小天地,使纯文化与俗文化有机结合。他不向西方文化卑躬屈膝,而是努力光大民族文化,争取东方文化在世界上的合理地位。艺术创作要立足国情,反映社会风貌和人民的精神状态,寻找适应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秀艺术表现形式。这一思想在他对日本美术深入研究之后更加鲜明。宋先生指出外来文化虽然大量涌入日本,但是日本固有文化的基本结构没有被冲垮,反而得到了巩固和发展。优秀的异国文化进入日本后,总是逐渐被融汇成日本式的了。日本画家坚持“日本绘画应当建立在自信和光辉的传统之上”,而不是跟在西方文化之后亦步亦趋,并应该“反映出只能由日本绘画反映出来的事物和日本人的灵感”。正因如此,19世纪后半期反而在西欧兴起了“日本文化热”。日本艺术品“异想天开的构思,形象巧妙,色调艳丽,画面效果的独创性”对西欧传统绘画美学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同时日本也终于确立了自己的油画风格,使西洋的写实主义技法与日本民族的诗情、美感特色成功融合起来了。

宋征殷教授有很强的事业心和工作责任感,他一生致力于我国的美术教育事业,辛勤耕耘,成果卓著,培养了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他长期从事油画、外国美术史论的教学创作与研究,曾开设《素描》、《水彩》、《水粉画》、《宣传画》、《儿童美术》、《油画》、《外国美术史》等课程。在教学工作中,他积极探寻科学的教学方法。他研究日本、美国等的美术教育情况,并将其灵活运用到自己的教学工作中。他推崇美国艾斯纳的学说,认为教师的亲身示范会产生良好的教学效果。因此,他十分注重为人师表与言传身教,努力与学生建立起一种“温暖、信任而有鼓励性”的关系,深受学生的爱戴。   

     宋征殷教授年轻时留洋学习西洋绘画,欧美诸国的科技发展与国力增长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也养成了他对新鲜事物敏锐的感受力。可以说,直至古稀高龄,他仍然能对新鲜事物、对各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保持一种大度宽容和吸纳之心。他是江苏省美术馆特聘的8位艺术鉴定顾问之一。在他担任顾问期间,并非“顾而不问”,而是积极地投入到工作中,美术馆请他鉴定油画,撰写国外画展的评论文章,他从不推诿。20世纪80年代中期,他主动捐赠了自己珍藏几十年的恩师梅原龙三郎的作品。这幅作品简练而华丽,当时梅原龙三郎还健在,日本友人在中国见到这位油画大师早年的杰作,惊奇不已。1993年春天,江苏省美术馆重点征集中国早期油画,宋先生闻讯后又捐出自己作于1943年的油画《清溪》,该作品以朴质的笔触绘写出了当年南京的街头一角,清新动人,不可多得。令人痛惜的是,当年冬天,这位令人敬重的著名油画家、美术教育家却与世长辞了。

     宋征殷先生虽已离开我们近10年,但他的人格魅力却长存于世间,尤其是他奋力开拓的科普美术事业,正在广大后继者的努力下蒸蒸日上,更加兴旺发达。

 

宋征殷_0.jpg
吴调公--古典文学理论研究的一代名师钱玄--道德文章 山高水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