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师名人

黄显之--老老实实作画 老老实实做人

2010-06-07南师名人1771 [    ]  [打印]

 

一、简历

 

    黄显之(1907-1991),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教授,南京师范学院美术学系第一任主任。

   黄显之先生1907年12月13日出生于湖南湘潭,早年先后就读于湘潭自得小学、湘潭县立第一小学、湘潭中学初中部、长沙长郡中学高中部。1928年,赴杭州考入国立西湖艺专,学习西画。1931年春,与胡善余先生(浙江美术学院教授)一起去法国巴黎,先在罗浮宫预习素描和补习法语,秋季考入国立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学习素描和油画。为了掌握油画的多种技法,同时还到儒里盎学院、巴黎“北欧画院”(当时最有名的新派画院)学习。在这期间曾去英国、比利时、德国和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斯、米兰等地参观学习。

    1935年秋,黄先生回国后即从事美术教育工作,先后在桂林师范,四川北碚重庆师范学校任教并担任美术科主任。1941年,应聘到沙坪坝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先后任教授、教授。1946年,随中央大学迁回南京。1949年4月,南京解放,军管会任命他为南京大学艺术系主任,同时当选为南京市文联副主席、南京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全国第一届文代会代表,并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1950年,组织创作南京地区革命军事历史油画10余幅。1951年,为纪念太平天国革命一百周年,组织创作油画10余幅、大型连环画l套。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后,黄先生任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主任,同时兼任素描、油画教学工作。

     1957年,因病辞去系主任职务,专门从事教学工作。同年被选为江苏省文联委员、江苏省美协理事。1964年,与陈大羽在南京举办联合画展,展出油画作品40余幅。1981年加人中国共产党。黄显之先生的作品参加过第一、二、三届全国美展以及江苏省和南京市的历届美展。他还是南京市第一至八届人大代表。1991年5月12日黄显之教授因病逝世,终年84岁。

 

二、写实主义的创作道路

 

     黄显之先生在我国老一辈油画家中,是以其写实的功力和深厚的艺术造诣而著称。早年在西湖艺专求学时,他和同班同学汪占非、王肇民(广州美术学院教授)等一起参加了鲁迅先生支持的“一.八艺社”。该社宗旨是提倡“艺术大众化”。黄先生始终坚信这个宗旨,因此选择了写实主义的艺术道路。即使在欧洲留学期间,虽置身于眼花缭乱的西方画派中,但他以自己所坚信的宗旨选择自己的学习目标。对当时十分流行的立体派、野兽派的作品是敬而远之,而对夏尔丹、马奈的作品倍感兴趣。他不追随时髦艺术,而是认认真真、扎扎实实地苦练绘画基本功,努力掌握油画的艺术语言。因此,在巴黎美术学院举行的素描人体大奖赛中,他的人体素描获得第一名。这时期他创作的油画《少女肖像》、《卧女》,分别参加1933年和1934年的法国春季沙龙画展。尤其是《卧女》,被当时巴黎惟一的艺术刊物《艺术周刊》列为这次展览的佳作,并刊印在展览目录的封面上。

     黄显之先生是一位擅长画静物的画家,他早期的静物画,追求表现结实而宁静的形体,并努力体现与整体表现力的协调。画面多以深暗的背景,衬托出明亮的物体。那时,他画的一些铜器皿质感极强,看上去似乎可以敲得响,而且是一笔笔地画出来的,笔触极为稳健、雄厚。因此,这些作品和照片的真实、趣味是完全不同的。至今人们欣赏他的名作《樱桃》(现藏北京中国美术馆)时,还惊讶他的写实功力。后来,他作画并不表现大块阴影,而着意追求色彩的对比。他作画多以间色对比,画上的绿不是纯绿、红不是鲜红,都是精心选择和调和后的颜色,因此画面显得十分柔和、高雅。总的说来,他的写实画风前期着重表现眼睛看到的现实,后期作画是按照这种或那种美的标准去加工所看见的现实。而且后期作品也较前期更奔放、更简练、更概括。如静物画《螃蟹》,大片深绿色作为背景,衬托两只烧熟了的桔红色螃蟹。画家在色彩上使用对比色,造成鲜艳的效果是容易的,但达到艳而不俗的境地,却是十分困难的。在这幅画上可看出画家采用朴素的色彩,妥善安排大块色之间的相互对比,以达到如此高雅的境界,是一般画家力所难及的。尤其画上安排了一双筷子、几只玻璃酒盅,他似乎漫不经心,一挥而就。画看上去着色不多,而形体、质感、重量都充分地表现了出来。这种锤炼的笔法,准确的造型,高雅的色调是黄先生特别是后期油画常见的艺术特色。现在江苏省美术馆收藏的黄显之油画《今日东篱分外明》20世纪画风也是如此。

     黄显之先生人物画创作虽然不多,但写实功力相当深厚。抗战时期曾创作反映日本侵略中国的油画《武运长久》,此画后来被人带到美国作抗日宣传之用,被美国副总统华莱士收藏。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人物画《晚年》、《民兵》,都是简约传神的佳作。1962年所作油画《民兵》,反映了画家对沸腾生活的热爱。当时,一些画家画人物肖像往往找些专业演员和模特儿作为作画对象,而黄先生把自己的画笔对准普通的工农兵群众,《民兵》这幅画的模特找的就是当时南京的普通工人、一位抗美援朝的复员军人。黄老对这幅画倾注了自己对生活的满腔热情,画得非常有韵味,画面上那位民兵双目炯炯有神,正在熟练地擦拭着一支半自动步枪,蕴含着解放初期全民皆兵、保卫祖国的思想内涵。这幅油画,和黄先生的后期静物画一样.在艺术上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

 

三、写实主义的教育思想

 

     由于黄显之先生坚定地走写实主义道路,所以,徐悲鸿先生在1933年赴法举办中国画展时,看到黄显之的作品极为赞赏,当即特聘黄显之为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这就决定了黄先生终生从事艺术教育的生涯。

     黄先生在中大开设素描、油画等课程,他后来在南京师范学院也主要开设这两门课。他在教学中强调培养学生最基本的美术素质,即方位感。他认为素描的关键在于方位感掌握得好不好。他时常教学生用一根线吊一根筷子,垂直挂下来看是否斜了,从中体验物体的方位变化。他批改学生素描作业的时候,发现错误常常不指明,而是打上叉,让学生去领悟。他将学生分成三类:一类是悟性特强,往往对问题不言自明;第二类是悟性尚可,老师指出问题他马上能够悟出道理;第三类是悟性较差,老师指出问题他也往往不知其所以然。对此三类学生,黄先生在教学中总是因人而宜,因材施教。他常常对周围的老师说:不能把学生看死,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只要发挥出自己的特长,每个人都是聪明人。他说:“不怕学生悟性差,就怕学生不用功。”因此,黄先生对学生学习上的要求非常严格,他常常抽查学生的缩写本,对存在的大小问题都不放过,同时提倡活的教学,对学生的创造性探索表示充分肯定。他对学生的评价一律“以画论人”,而决不“以人论画”,意思是以作品的质量来评价学生的努力和成绩,而不是以与他的人情关系来评价他的学习成绩。黄先生在担任系主任期间强调学科建设,努力改善办学条件。当时,系里除了徐悲鸿先生留下一些诸如石膏像之类的教学用品外,大部分都是黄老逐渐添置起来的。黄先生还大胆使用人才,他让当时从来没有开设过中国画课程的傅抱石开设中国画课程,结果非常成功;他还竭力举荐人才,送出去进修或留学,现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徐明华教授,就是当时黄老选送出去留学回来的。黄老的学生说:“我们从黄老身上学到不少新的观念和新的手法。”

     黄先生在长期美术教学中形成了自己的教育特点:

     第一,重视基本训练。他认为绘画是造型艺术,其中艺术技巧锻炼是十分重要的。同时他认为写实主义是绘画艺术表现的基本手法,在学校中教师不严格培养学生努力掌握绘画的基本艺术语言,将来必然给创作和个人风格的追求带来极大的困难。因此,他反对学生以“大家”的姿态搞那种涂鸦式的才子画。他主张画者、对象、画面三位一体的有机结合。强调对所画对象的感受,同时认为与对象雷同的画也不是上乘艺术。在教学中,他努力引导学生认真观察、比较,他认为“没有比较就没有绘画,质感的关键在于全力找准明暗交界线(包括物体的边线)”。学生作画时,他经常提醒学生说:“要顺乎自然,保存好的东西,取其精华,舍去糟粕。”他要求学生不仅要正确地表现形体,而且要重视表现对象的质感。只有这样严格要求,才能使学生初步掌握西画的基本艺术语言。他曾谦虚地告诉同学们:“作画始终不能忘记整体,我搞了一辈子绘画,似乎还未搞得很清楚。”可见他对绘画基本功训练的重视程度。

     第二,面向生活,多画速写,锻炼创作能力。黄先生虽然重视基本训练,同时他也注意避免走西方学院派的老路。因而黄显之先生在教学中主张学生要走向社会,多画速写,以提高学生发现美和创造艺术美的能力。

     1940年,他在北碚重庆师范任艺术科主任时,就大力提倡画速写,那时每天清早北碚街上有许多学生在画速写。40多年前这样做,在当时确实是惊人之举。他到中大任教后,仍然坚持这样做,这与徐悲鸿、吕斯百等先生的主张是志同道合的。他还经常要求学生搞创作草图,以锻炼构图能力,而且定期检查,认真讲评。因此他所教的学生,造型能力和创作能力都有较快的提高。解放后,黄先生仍坚持一贯的做法。虽然他身体健康欠佳,但还常常亲自带领学生深入工厂、农村,努力引导学生创作出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

     第三、主张绘画应重视艺术“情调”的追求。黄先生主张严谨的写实画风,写实只是一种艺术手法,其中有文野、高低、雅俗之分。有些人怀有偏见,把一切写实主义作品都混同于自然主义,这是十分荒唐的。黄先生提倡写实的艺术表现方法,对学生作业的要求、衡量标准,是看其是否具有某种艺术“情调”。画家韦启美回忆他和戴泽先生在中大艺术系学习情况时说:“黄先生在评论我们习作时,总是看是否有“情调”,并不多作阐述。我们也从未想到老师为什么不讲得更多些。假如我们终于懂得了“情调”,也只是由于不断的熏陶和领悟。“情调”就这样成为我们行进中的第一个路标,使我们没走到‘匠气’的岔路上去。戴泽的画,经常被黄先生肯定为‘蛮有情调’。”(见《美术研究》1982年第2期)黄先生以艺术“情调”衡量作品的高低雅俗,这样在坚持写实主义画风的教学中就完全避免了自然主义的倾向。

     事实证明,黄先生这些教学主张是行之有效的,他教育出来的学生造型能力相当强,他所传授的技法,适合表现生活,其作品易于为人民所理解和接受。所以,解放后,徐悲鸿先生听到黄显之出任美术系主任的消息时,欣喜地说:“昔日中大建立写实主义,解放后将进入现实主义,足下主持有望矣。”

 

四、爱憎分明的高尚人格

 

     黄先生以其严格的态度对待艺术和艺术教育,同样他也以严格态度对待人生。他为人忠厚,老老实实地作画,老老实实地做人。他十分热爱自己的学生,即使在解放前,他对从事我党地下革命斗争的学生也是十分关心。许多革命的学生,在他家聚会或者过宿,他不顾个人安危保护他们。有一次,国民党特务追捕中大地下党某负责人(某是中大艺术系学生),某只好躲在黄先生家中,特务头子亲自上门查问,黄一口回绝,使某幸免被捕。事后,黄先生还以为是本系一位教师告密的,气愤地去骂了他一顿。可见黄先生的爱憎是何等的分明。其实,这件事并非是那位教师告密的。这位教师被骂后并不埋怨黄先生,反而更加敬重他的高尚人品。有几次,黄先生接到反动派的恐吓信,他毫不畏惧,仍然支持学生进步活动。而他对那些失足参与反动活动的学生,则有意加重课业――每天要交40张速写,目的是让他们少去干些无聊的勾当。解放后,有的学生十分感激地对黄先生说:“如果不是你功课抓得紧,我们不知会犯下什么大罪。你真是我们的好老师!”

     黄显之先生一贯待人诚恳,乐于助人,从不虚情假意,所以他能团结同志,一道搞好工作。解放后,任南京美术协会主席和南京大学艺术系(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主任时,许多美术界同仁、朋友、学生遇到困难,都请他帮助,只要他力所能及,都鼎力相助。就连大画家傅抱石先生,在解放前夕,离开中大回到故乡江西,解放后大概是感到“地利不如人和”,想回南京工作,于是写信请黄先生帮助。黄先生当即回信,给予安慰,并邀请他回南京大学母系执教。徐悲鸿先生在北京闻知黄显之请回傅抱石,认为黄显之“此非个人计,实为艺术计也,感服之至”。他对黄先生以事业为重,毫无嫉贤妒能的品质极为钦佩。这些事,多年来黄先生从未向别人透露过。还是有人在“文革”查抄中看到这些来往信件,才传播出来。在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经济困难,此时黄先生已不负系务之责,但他仍然十分关心年轻教师的身体和生活,甚至有的教师被黄老接到家中食宿,那时国家发给他的照顾票证,他也都慷慨助人。可见黄先生的人品是何等的高尚!

     黄先生对美术教育事业的贡献和他的高尚人品,本文难以述尽。而他的所作所为实践了他多年信奉的“教师必须具有高尚的道德品质,才能为人师表”的准则。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一位诚实、善良、任劳任怨的中国油画家、美术教育家的高大形象。黄老一生追求光明,信仰共产主义,20世纪50年代初打入党报告,从此矢志不渝,一度曾经有人介绍他加入九三学社,但他都没有动摇自己的追求,1981年,黄老终于以74岁高龄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高贵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黄显之_0.jpg
陈洪--名满乐坛 德高仰止吴懋仪--哈佛大学第一位中国女化学博士